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潋滟的桃花(十二)不聚而散的约会_散文网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伟峰见倩莲这么久还没回来,就打发倩儿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倩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去了。因为她们一家人毕竟这几天才相认,就算心里一直赞同着,随和着,但有些事情她们都很想知道:这么多年,她们彼此是怎样过来的。

倩儿走着没有缘由没有目地的哼着当下的流行歌曲,可当她一抬头,远远的却看到,吴姐在和一个男人讲话,就立即不再顾忌那么多,因为她才刚得到的一个完整的家,她不许任何人破坏,特别是一个男人,就很是气恼大声的喊着:“妈,是不是昨天那个伯伯,有事找你呀?让他进来吧,咱们在大厅聊,多好呀。”

老箫一听倩莲又有了一个女儿,就毫不客气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小吴,箫淼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你可想清楚拿定主意。还有这女儿是谁的?你要考虑清楚,我可一直等了这么久……”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倩莲拉着走到了客厅,吴姐也许早习惯了这样,倩儿却有点不高兴了。

倩莲瞟了一下倩儿,就急忙把倩儿拉倒箫校长身边,清楚的告诉老箫:“倩儿,这是你伯父。”倩儿的担心好似有些多余,但的从没告诉过自己,有个伯父。所以那倩儿也极是机警的,不由的笑着说道:“伯父,我伯母怎没同一起过来呢?”

箫校长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的,可一听她刚才的话,就知道倩儿在保护着吴姐,保护着她的。因为她们之间未曾见过,那箫校长自然而然就不放在心上。

这时在客厅等候多久的伟峰,见他们都没回来,就让保姆小把自己也推了出来。伟峰看见倩莲有声有笑的在跟一个人聊着,旁边还有倩儿在暖暖的和着,就赶紧喊着倩儿。山西癫痫到哪家医院好:-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这时,鸿飞听到了声音,只不过这声音隔了这么久,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也许昨天天太黑,老箫不曾注意伟峰的腿,但今天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伟峰坐在轮椅上,那本来的怨气,好似顷刻间消失了许多,就不再顾忌那么多条条框框,急切的走到伟峰面前轻声的对伟峰说:“伟峰,我是你鸿飞哥,在北京的那位,你是否还有点印象?”

伟峰一听,不由仔细打量了这个稍微发福的老者,看了又看,想了又想,腿竟不由的打起了颤,或者那根本就不是颤。伟峰有种从轮椅上要下来的冲动,但也许是因为腿不是很好,所以一挪就栽倒了地面上。眼睛些许湿润,但都经历了那么多事,伟峰控制了一下自己。

但泪水还是留了下来,一边哭一边急切的说着:“鸿飞大哥,你怎会在这里,当时多亏遇见你,又好自己当初的的轻狂。大哥,这些年过得好吗?大哥,咱们回屋说。”

倩儿见了这情形,才明白这人就是爸嘴里一直念叨的恩人箫伯伯。(可不管是叔叔还是大伯,这情况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关键是吴姐找到了,恩人伯父来了,自己的家庭一下子又额外的热闹了起来。

这里有多少,倩儿她自己不知道,还有那帅气的飞儿也就是自己的弟弟,她真的好想见一见。如果自己真的能抓住这一切,是不是自己以后会很,但恍惚间倩儿又觉得自己真的好自私。

女孩的心思不能猜,也不好猜。

吴姐赶紧把伟峰扶了起来,可嘴里也不停的念叨起来:“欠我这么多年的情,你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不然我的命真的真的好苦哟。”

原发性癫痫病女性会遗传吗>原来一直压抑着的吴姐,今天见到自己的丈夫和一直帮助这么多年的箫大哥,心里也就有了另一种滋味。伟峰也听得出来,这么多年,倩莲的怨有多深,就有多深,还有眼前的鸿飞大哥。

他们聊着,简单的聊着,他们回到了客厅。也许已经让的都过去了,没有的只剩下珍惜。

鸿飞看到现在的伟峰,心里有些欣慰,但是心里却还是有点小小的舍不得小吴,那眼睛就不由瞟了又瞟。可是小吴呢,她却并没有朝自己这边看,甚至好像就不打算往这边看。那心里的小失落,也许只有老箫他自己才懂,才晓得。

那不妨就让老箫把有件事挑明,他想着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先下手的,毕竟还是女儿发现了潜力股。箫校长暗暗的想着,心里竟也不由的乐着。他想了又想,是自己把话挑明,还是让小吴挑明呢?会不会那伟峰说我攀龙附凤呢?

箫校长犹豫着,在伟峰一旁的吴姐也许看出来了端倪,就在伟峰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老箫,萧大哥,不光是咱们的恩人,还是我们的亲家呢。”这话一说,箫校长脸上好像立刻有了少许的得意或许还有着什么。

但伟峰听后,神情虽然高兴了一下,但毕竟自己还没有见过这个儿子,那儿媳妇是不是就早了点。况且未来自己的公司还要交给自己的儿子,那自然更需要一个贤内助辅佐自己的儿子才行呀,伟峰暗暗思忖着。

但他还是恙装着,高兴着说到:“老箫,不,亲家,也许我这未曾谋面的儿子,以后要受很多罪了,我老詹现在虽不能资产上多少个亿,但这里只是我其中的一小部门,我那儿子可是我唯一的继承人哟。”

老箫紧接着说:“我女儿,也很不错的,并且还他们已经那个湖北哪些癫痫医院好了?”本来,老箫只想说的是那次高中他们做人工呼吸的事。可伟峰一听,就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说到:“如果箫淼怀孕了,那就不要上学了,毕竟现在我们老詹家,养的起。”

这下,箫校长却不乐意了。箫校长便闹着说:“伟峰,你是不是想多了。”对于家长之间及关于他们的话题,自己的孩子就是最好的。所以老箫显然有点生气了,但如果自己和女儿能牢牢抓紧这棵大树,那么自己以后的日子是否就会好过了许多呢?

但事情的事实会这样吗?从小家庭比较优越的鸿飞,会理会那么多吗?也许,只是因为老箫毕竟年纪大了,他只想给自己女儿找个可靠的。

谁料,老箫却乐着说:“伟峰,你儿子娶了我女儿,那可是你詹家的福。想当年我箫家可是有名的很,你年轻时去的就是我家的,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才落得如此窘迫,好在我现在也是一高中的校长,并且你儿子和我女儿那可是公开的哟。”

伟峰听着,想着,就跟倩莲使了使眼色,可倩莲却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她知道,老箫压抑着,自己也压抑着,所以就小声对伟峰说:“伟峰,只要老箫高兴,就随他吧。我也高兴,这么多年,我一直就在他眼皮底下打工,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高兴,就由他去吧。”

伟峰一听自己的妻子在鸿飞大哥底下打工,脸就不由收敛了很多。但一听,还是禁不住想问问鸿飞,于是就接着问道:“鸿飞大哥,你怎来到这个城市。”

箫校长的那个刚才的得意劲,还没消。不过,鸿飞稍微喝了口茶,就开了口:“伟峰,那话说起来就长了。长话短说吧,那次你走后,我就隐隐约约发现你神情不对,因为在火车上我知道我听到那两个匪徒知道你叫啥名字或者你的具体起癫痫病会遗传吗概况。那天本来想直接告诉你,可是你受了伤。我就不再言语了。后来我有事忙了,但不久就看到报纸上说你杀人了,但如果我早点告诉你,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伟峰听出来了,里面有几许内疚,但是伟峰好似不再愿意别人再提起自己的伤疤,毕竟那时跟现在或者自己在狱中受的苦根本是两码事,所以就劝了劝老箫。

老箫一听也就知道什么事了,心里竟也不由犯起了嘀咕,是不是他伟峰变了,自己好像已经找不到那时的感觉了,所以也可能就生气了,接着站起来好似就想走了。

伟峰看到鸿飞要走,就赶紧说:“倩儿,你伯伯也许太累了,该走了,你送送他吧。”本来还倩莲小吴会送自己一下。可是一仔细听,便忙着接着说:“不必了。”

这时,吴姐发现情况不妙,就急忙把老箫推出了客厅。老箫语重心长的对倩莲说道:“小吴,也许,人会变得,你有没有觉察到伟峰变了。那神情,那眼神,根本就瞧不起人。你,你有什么打算呢?”

倩莲说着走着唠着:“我吗,以前在等,也等了这么长时间。他来了,我就会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交给他,他毕竟是詹飞的亲呀。老箫,你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也许倩莲等的就是伟峰的发家,也许吧。

虽然倩莲自己一直在老箫家打工,但毕竟自己还是一个下人,而现在自己可以作为一个主人了,况且伟峰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不管是亲生的还是其他的,她就要捍卫自己儿子的权利。毕竟这么多年,伟峰欠的不仅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他欠的更多的是詹飞。更何况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也过了。所以以后她就要不顾一切,为自己的儿子谋一切了。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