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校园纪事_散文网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秋风吹落了红叶,一片片飘落在她的发间、衣上,这样的情景真的很——如果天色不是这样阴沉的话,就更完美了。悠然叹了口气,抬头望天,乌云翻滚,一场风是不可避免的了。

远处一道倩影走得近了,是张丹,这才是真正的,举止大方,无可挑剔。悠然自嘲:无论上多少礼仪课,怕都不及张丹的丽质天成吧。这样的女,本该是天之骄女,是男孩子的中情人。至少悠然来到学院的一年,亲眼见过她的魅力,所有的男同学都喜欢她,只除了那个不长眼的方行之,真是个怪人,这样的子都不能抓住他的心!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悠然回头,方行之!不是这么巧吧?她苦笑。

“你在想什么,叫你好几声都不理我。”

“没什么,就是看美女看入神了。”悠然淡淡地说,眼角瞥了一眼张丹的背影。

“张丹?”方行之笑得像狐狸。( 网:www.sanwen.net )

悠然掳掳头发,她的头发很长,不染,也不烫。她瞪了他一眼,问:“听说她追了你三年,真是奇怪,飞来的艳福你也不要?”这几乎是校园里公开的秘密了,方行之玩世不恭,年少风流,却没有接受张丹的追求,她失望之下,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哦?他们还说了什么?”方行之笑的开心,似乎在听什么笑话。

“大概就是你花心什么的,其他没什么了。你还没告诉我呢,为什么拒绝她?”

“你吗?”方行之不答反问。

“不信。”悠然答的肯定。

方行之笑了,“你知道吗?跟她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很有压力。”

“怪人。”悠然翻了个白眼,“人家要都要不到的,你却弃之如敝履。”她实在有些同情张丹,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了呢?完美也是她的错?

见她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的表情,方行之好笑地提醒:“还不走?快下雨了。”

雨滴说来就来,悠然一边骂他的乌鸦嘴,一边扯开步子朝教室跑去。方行之忙脱下外套遮在她的头顶,自己被淋湿了大半。

到了教室,发现张丹正倚在窗前,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方行之落魄的样子,顺带也审视地看着悠然,悠然尴尬地笑了,被美女这样盯着看果然很有压力。张丹的男友正嘘寒问暖,张丹却还一脸委屈的样子。悠然笑了起来,李翔虽然苯了点,但是实在很宠她。感受到悠然的目光,李翔瞪了她一眼,意思是你不要多管闲事。悠然好笑地坐下,拿出书看了起来。

书被方行之抢走了,他径自翻着封面,书名叫《人头马》,看样子似乎是玄幻的。他感兴趣地说:“奇怪,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本书?”

悠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是知然最新出版的,你没看过有什么希奇?”眼角瞥了张丹一眼,意思是你注意点,我还怕人家误会呢。

“讲的什么?”方行之继续问,不理会她的暗示。

“自己看。”悠然丢给他三个字。

方行之认真地翻看了起来,大意是创世之初,天降风雨,随之而降的还有一位仙女,她本是人鱼所化,所以需要时时以水浇灌。有一个匹马上了她,仙女同情他,就把他变成了人。许多年了,大地渐渐荒芜,他带着仙女走遍,却再也找不到一滴水了,仙女显出了鱼尾。他割了自己的手腕取血为她浇灌。仙女得救了,他却从此只能化为人头马身,他地离开了所爱。

“蛮有趣的。”方行之,“这个知然很有才华。”

悠然再要说什么,却见李翔向他们走了过来,凶狠地对方行之说道:“听说你追过我女?”

悠然差点笑了出来,这人太搞笑了,全校都知道是方行之拒绝了张丹,李翔却还要这么说,大概是被张丹激的。

“你想怎么样?”方行之淡淡地问了一句。

“我想和你单挑,地点随你选。”

“莫名其妙。”方行之满头黑线。

正好这时预备铃响了,李翔不情愿地离开了教室。

悠然取笑:“看不出来张丹还挺厉害,让人家心甘情愿地为她卖命。不过你真的要打架吗?你知道了不好吧。”

“还是你关心我,”方行之翻着书,嘴里嘀咕,“她呀,是很漂亮,就是太有心机了。”

悠然觉得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四个字在她脑中清晰地浮现——蛇蝎美人。唉,美女果然是不能近看的呀。正在这时,语文老师进来了。她拿了一本书,问道:“这本书是谁放我桌上的?”下面的同学噤若寒蝉,方行之看到封面上赫然印着《人头马》三个大字,跟悠然交换了一个颇具深意的眼神。“没有人吗?这本书创意很不错。”接着老师索性介绍起的内容来了,末了还感叹了句:“,是多么的啊!”下面的同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你放的?”方行之低声问。

“不是。”悠然回答的坦荡。

一个故事讲了半节课,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下课后,他们还唧唧喳喳地讨论不休。

同学A:“这本书到底是谁写的,真的这么好卡吗?”

同学B:“作者是一个叫知然的女孩子,挺畅销的,应该不错。”

同学C:“老师今天好奇怪啊,她一直很严肃古板的。”

……

张丹看着悠然,眼神充满了挑衅和不甘。悠然苦笑,知道她误会自己和方行之的关系。见方行之转头看她,低下头掩头痛性癫痫好治吗饰地推了推眼镜,这个简单的动作张丹做得仪态万方。淑女啊,悠然几乎要赞美出声了,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样培养她的。

第二天.悠然听说方行之被揍了,到教室后果然看他嘴角有血迹。她了然地笑笑,问:“跟人打架了?”

方行之抱怨:“我也不想啊,李翔这家伙疯了,一早把我拦住动手动脚的,没办法只好还了手,结果就是这样了。”

方行之虽然很像纨绔子弟,但拳脚功夫真的不错,伤成这样,大概是看在李翔可怜的份上了。悠然笑问:“你没把人家怎么样吧?”

“干吗这么关心他?我还无辜呢,破相了!”方行之抱怨。

悠然答不出来了,因为张丹走到他们面前,一改平时的温柔,凶巴巴地指着她:“要不是你,翔也不会这么惨,还在这里装好人。”

悠然郁闷地说不出话,贼喊捉贼嘛,她还能说什么?

“张丹你不要得寸进尺,情况是怎样的你心里最清楚,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方行之愤怒地叫了起来,“也不许你欺负然然。”

“叫得这么亲?”张丹一脸讽刺,“你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张丹笑的诡异,悠然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甩去心头的疑虑,悠然解释:“我和方行之没什么的,是你误会了。”张丹置若恍闻,只是愤怒地看着他们,悠然苦笑:她现在可一点也不像淑女了,反倒比较像怨女,嫉妒起来还真是可怕啊。

教室的门被踹开,李翔脸上挂了彩,嘴里直嚷着:“方行之你给我出来。”

“有什么事说吧。”

“晚上去我家彻底解决这件事,如果你输了,以后不要再接近我女朋友!”李翔一脸嚣张。

“好,如果我赢了,也请你管好你女朋友,不要再找我的麻烦。”方行之不屑。

悠然拉拉方行之的袖子,急道:“你怎么能答应他?他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不要意气用事。”

“这是关心我吗?”方行之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不会有事的,这事早晚要解决,我去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我想他是被人挑拨,好好解释一下就没事了。”预感很不好,但是悠然知道他说的有理,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叮嘱他小心。

一天就那样浑浑噩噩地过了,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只好去找哥哥聊天。悠然的哥哥亦然,年少有为,对十分关爱。

悠然:“哥,我见到退之的弟弟了。”

亦然:“哦?”

悠然:“他很善良。”

亦然了然地笑了,很高兴妹妹能从那个人的阴影里走出来。他想安慰些什么,忽然门外吵吵嚷嚷,他咕哝了声,去开门了。越不想见的越是自己找上门来了,眼角瞥见悠然已经下楼来了,现在让人家走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把人领了进来,悠然看见来人,脸色很不好,却还是叫了声“阿姨”。

苏母一进门就哭了起来,念叨着:“然然,阿姨知道退之对不起你,但是行之对你好,你帮帮他吧。”

“你慢慢说。”亦然皱眉,这什么情况啊?

她说了半天,兄妹两总算知道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前,李翔被人杀死在家里,现场只有他跟方行之两人,凶器不知所踪。

“阿姨,这事交给警察就行了,他们一定会还方行之清白的。”亦然不满,方退之当初怎么对悠然的,大家心知肚明,现在还有脸来求他们。

“警察说,行之先前跟那孩子打过架,他们说行之是报复杀人。”苏母勉强坚持着说完这几句话,又哭了起来。

悠然心里警铃大作,问道:“最先发现的人是谁?”

“是那个孩子的女朋友,当时门没关,她就叫了起来,接着警察就来了。我知道行之不会做这种事情,他现在被抓走了,然然你快想想办法。”

“我知道了。阿姨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去看他。”悠然已经冲上楼去换衣服了。

苏母哭泣不止,亦然烦躁地不去理她,气氛变的尴尬。

“走吧。”悠然挽住哥哥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哥哥别为难阿姨了,当年的事跟她没有关系,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亦然无语。汽车开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警察局。方行之看到他们,只是喊着不是他做的,便什么也不说了。

“哥哥,你带阿姨出去好吗?我想单独跟他说几句话。”悠然看着哥哥说道。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悠然随便坐了,问:“为什么不解释?”方行之不说话,悠然叹息道,“我该说你太傻,还是太善良呢?”

“什么意思?”

“我说,你根本没有杀人,你是被陷害的。”

方行之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悠然微笑,缓缓开口:“破绽太多,想不怀疑也不行。第一,他是你的手下败将,你有什么动机杀他?第二,你如果真是凶手,非但不逃跑,反而傻傻地呆在那里让人抓,这与常理不符。第三点是关键:凶器在哪里?你时间仓促,根本没时间处理凶器。第四,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如果我不是凶手,那么凶手是谁?”方行之自嘲,“而且,我为什么要帮凶手隐瞒?”

“因为你觉得亏欠了她,不是吗?她苦追了你三年,你没有给她机会。你认为她这样做是因为爱你吗?不对,她是恨你。”悠然苦笑,“我也恨过,我知道一个女人恨起来是多么疯狂。你真的放任她这样陷害你吗?”

“我没办法,治疗癫痫用什么药比较好然然,没有人会相信的。”

“有。只要拿到凶器,你就可以洗清嫌疑。”悠然说得。

“凶器早被她扔了,要怎么找?”

“没有扔,她既然知道这样陷害你,就一定会防止别人拿到凶器,唯一的办法就是带在身上。方行之,你真的那么想死吗?还是你以为,我比不过她?”

方行之动容:“为什么帮我?你不恨我大哥吗?”

“他是他,你是你。”悠然微笑,“何况我早就不恨了。他离开前不是还叮嘱你照顾我吗?不然你干吗对我这么好?”

“你知道?”方行之再次惊讶,“你帮我是因为他?”

悠然敲了他一记,“傻瓜,我只是不希望你委屈自己。”

方行之一震:“然然,大哥他对不起你,但是他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他跟你分手是因为……”

“小姐,时间到了。”警察催促。

“保重。”她只说了这一句就飘然而去。室内光线黑暗,她的背影显得朦胧,方行之想再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

“然然,行之都说了什么?”苏母着急地问。

“他没说什么,不过我知道谁是凶手——我不能说,还没有证据。”悠然从容道,“阿姨先请律师,应该可以保释。哥哥,你看着我也没用,我不会说的。”

“然然,谢谢你。”苏母地流下眼泪。

“真的这么有把握?”亦然不信。

“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咦?哥哥你套我话?”悠然作势要打他,惹得亦然大笑。

苏子青在青岛出差,听说儿子出了事,马不停蹄就赶回来了。悠然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苏家二老不由感叹:这么好的孩子,都是退之没有福气。她如今还能以德报怨,也真是难为了她。

早晨悠然回到学校,这事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了。方行之固然不在,就连张丹也都没来。上课前老师解释说:“张丹同学悲伤过度,请了三个月的假去英国了。”悠然心中一紧:英国?有必要跑这么远吗?她一手导演这出戏,到底想要什么?报复吗?不是已经达到目的了吗?为什么还要逃跑?难道她怕方行之反悔?还是因为——凶器?的确,要想隐藏凶器,她唯有跑得远远的,不被找到,便谁也奈何不了她。

悠然微笑,英国吗?你去得我就去不得了吗?当即就请了假,跟哥哥说要去英国。父母常年在外忙生意,家里基本是哥哥说了算。他开始不同意,经不住悠然的苦苦哀求,便放她去了,千叮万嘱让她小心,到了英国就去找舅舅,不要一个人乱跑,然后给了她一张信用卡。

一个星期后,在飞机上看着云层,她陷入了往昔的。那时她真的很,有哥哥疼,身边还有退之,他那么爱她,她曾一度以为他们会,然后幸福地一起下去。所以当他提出分手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为此不知流了多少泪。两个月后,她得知退之死了。她已经记不得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后来她转学到了现在的学校,退之的学校,她始终无法忘记他啊。

悠然看着白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帮方行之洗清罪名。张丹,她又该如何对付这位蛇蝎美人呢?英国之大,去哪里能找到她呢?

一踏上英国的土地,悠然怅然若失,奔波忙碌为了谁?那个人的名字在心头焕然欲出。退之,退之,我帮了你弟弟,我们是不是就两清了呢?

“想起我和你的画面,泪水化成雨下满天……”手机铃声是韩的《想起》,她按下接听键,哥哥关心的声音隔着千里清晰地传来:“然然,你在哪里?”

“到伦敦机场了,一切都好,哥哥不要担心,我现在就去舅舅家。”

“然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亦然不笨,好像猜到了她要做什么。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就不要担心啦。”

舅舅和舅妈都不在家,是表姐杨荧荧开的门。她看见门口站着个东方女孩很惊讶,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热情地请悠然进了门,问道:“你是表妹?地说过来英国,我高兴坏了。”她的中文夹带着浓重的异国情调。

“我叫悠然,很高兴见到你。”悠然微笑着和表姐拥抱。

“我也很高兴。”杨荧荧抬头看见悠然只带了一个小包,问:“你的行李就是这个?”

“是啊,托运手续太麻烦,而且我不会呆太久,荧荧可不可以带我去逛街?”悠然笑着说。

“哦,当然可以!”杨荧荧高兴地叫道:“我们现在就去。”

“悠然你可真受欢迎,这已经是第十个了。”杨荧荧说的是刚才跟悠然搭讪的英国男孩子,很帅气,不过被悠然婉拒了,她觉得很可惜。

悠然笑笑:“他们大概是没见过东方女孩,所以觉得新鲜吧,其实我在学校不算漂亮。”

“天哪!你还不算漂亮吗?”杨荧荧惊讶地叫了起来。悠然长的很古典美,水汪汪的大眼睛,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矮小了,杨荧荧长的很高,但她听说中国的女孩子长的都很娇小。在她看来,悠然已经是很罕见的美人了。

“是的,我见到过最漂亮的女孩子名字叫张丹,很淑女。”

“淑女?”杨荧荧不解。

“就是优雅,她是那种你见到她就移不开眼睛的女孩子。她不久前也到英国了。”悠然微笑着说。

“这么说就是美女啦!”杨荧荧兴奋地叫道,“我知道啦,就像Lily那样的女孩子?”

“Lily?”百合花?

长春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在哪

“Lily是Jack的女朋友啦,她也是从中国来的,跟你说的那个美女一样漂亮!”杨荧荧爽朗地笑了。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悠然敏感地问。

“比你早几天,Jack一见到她就喜欢她了。我见过她一次,带着眼镜,举止高贵。”杨荧荧用她生疏的中文说着。

“Jack是谁?”悠然紧张地问,她可以肯定,Lily就是张丹。

“悠然你很激动啊,你跟Lily有仇吗?”杨荧荧好奇地问。

“如果Lily真是我认识的朋友,我是应该去看望她的,不是吗?”

“当然应该去,要我陪你一起吗?”杨荧荧热心地说。

“不用了,你帮我跟Jack打个招呼,张丹很害羞,不喜欢见到陌生人,你去我怕她不高兴。”悠然胡扯着。

“好的,我现在就给Jack打电话。”杨荧荧是直爽的脾气,立刻就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开始拨号,悠然听到她用英文唧唧喳喳地说着,大意是她表妹从中国来,想跟Jack的女朋友交个朋友,杨荧荧一副轻松的表情,英语说的比中文流利多了。

“搞定。”杨荧荧开心地说,“Jack说随时欢迎你去,我帮你约在了明天上午。现在做什么去?要回家吗?”

“我衣服还没买呢。”悠然笑笑。

“哦!我给忘记了,这里有一家,你去试试啊!”杨荧荧把她拉了进去。

悠然身材娇小,试了两件裙子竟分外合身。她回到杨家很舒服地洗了个澡,就穿上新买的衣服,惹来杨荧荧一阵惊讶的叫声。悠然来时穿的牛仔裤,没想到穿上裙子的效果这么好,身材纤细而玲珑有致。两个女孩子随便聊了些话题,杨荧荧问到悠然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她神情很不自然。杨荧荧不禁奇怪:像悠然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没有人喜欢啊!难道她有什么悲伤的过去,使她对爱情失去了?杨荧荧连忙转移了话题。

傍晚舅舅和舅妈回家了,很热情地问候了悠然,一家人开心地吃晚饭。

“悠然,你父母还好吗?”舅舅杨思成问。

“他们很忙,我也很少见到,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跟哥哥一起过的。”悠然老实地回答。

“难为你们兄妹两了,”舅妈同情地说道,“要你们两个孩子照顾一个家,也真辛苦了。”

“是哥哥在照顾着我。”悠然低下头,“我让他担心了。”

“你的事我们听说了,”舅妈安慰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别再想着了。”

悠然勉强笑笑。舅舅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杨荧荧听的胡里糊涂,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晚饭后,悠然先回房休息了。杨荧荧好奇地问:“爹地,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

杨思成叹息:“悠然这孩子也真是可怜,那时候都跟方家那孩子都谈婚论嫁了,那男孩却突然提出分手。”

杨荧荧很为她难过,难怪悠然总是这么悲伤。

杨思成摇头叹道:“两个月后,那男孩子出车祸死了。我也就是然然的外婆紧接着也去世了,前后相差不过三天,然然极了,整整三个月不说一句话,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多让着你表妹点,这孩子也不容易啊。”

杨荧荧红着眼睛回到房间,见悠然正在看书,是歌德的《亲和力》。悠然笑笑,继续看她的书,她知道了悠然的过去,倒不介意她的冷淡,径自介绍起Jack来。那男孩是杨荧荧家的邻居,中英混血儿,十九岁,很开朗的一个人。悠然微笑地听着,当说到Jack的女朋友Lily时,杨荧荧评价道:“这女人真的很漂亮,可是跟她在一起很有压力,她的优秀让人惭愧,你不觉得吗?”悠然摇头,她当然不惭愧,只是需要小心提防罢了。

第二天,杨荧荧陪着悠然到了Jack家,悠然拉着她用中文轻声说:“等会儿我打你手机,你就把它录下来好吗?”杨荧荧问为什么,她不再回答,只是神秘地笑了,搞的杨荧荧一头雾水,不过她还是答应了悠然。

杨荧荧简单地为双方做了介绍,因为先前悠然表示Lily不喜欢见生人,她只好回家去等表妹。临走回望了一眼,Lily站在门口,神色很惊慌。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悠然瞥了一眼桌子,开口:“我该叫你Lily,还是张丹?”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Lily,或者说张丹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颤抖。

悠然淡淡地说:“你以为那件事天衣无缝吗?却不知道你露出了太多的破绽,第一,方行之他没有什么动机杀一个手下败将;第二,就算他杀了人,为什么不逃跑;第三点:凶器在哪里?还有就是——你!你的突然失踪。

“你有没有想过,方行之不笨,警察也不是傻瓜,我能想到的他们当然也可以。问题是你突然出国,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行踪,他们奈何不得你而已。

“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报复方行之,可是你大概想不到,方行之并没有对任何人说出对你的怀疑……”

“不错,人是我杀的,你知道又怎样?我已经杀了李翔,不在乎多你一个。”张丹美丽的脸扭曲着,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凭什么?所有的男人都对你好?哥哥是这样,弟弟也这样!”

“你什么意思?”悠然颤抖地问。

“你知道方退之为什么和你分手吗?是我!是我把他灌醉了,他和我上了床,却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你有什么好?他到死都念着你的名字,而不是我!”张丹歇斯底里地叫喊,“他这样,方行之也这样!我追渭南市女性癫痫病医院求了三年,他却只对你好,凭什么!凭什么所有男人的眼里只看得到你!”

“是你……”悠然喃喃。

她忘不了那天……那天是退之的生日,悠然很早就准备好了礼物,一件白衬衫,退之穿上一定很好看。那天退之很用力的拥抱了她,然后提出了分手。他的神情很不忍,他说他已经不再爱她,让她照顾好自己,她把衬衫砸在他身上,夺路而逃,从此再也没有见面。

收回思绪,悠然镇定地看了张丹一眼,“这把刀,你就是用它杀死李翔的?”

“不错,”张丹愤怒地叫喊,“我要他们都!所以——你去死吧!”

“你恐怕杀不了我,”悠然指着门口,“你看!”

Jack站在门口,惊讶地问:“是真的吗?Lily?”他用的是中文,很生硬。

张丹苍白了脸,声音颤抖:“Jack,你就当没看到好吗?你不是爱我吗?我杀了这个女人,就和你结婚!答应我Jack!”

“不,Lily!”Jack惊叫起来,却见张丹持刀朝悠然刺去。张丹这一刺是用了全力的,去势迅猛。悠然惊讶之下不及闪躲,Jack看的惊心不已,心里想着不能Lily让杀人,便狠狠地朝张丹撞了过去,“哧”,水果刀刺在悠然的胳膊上,划出一条大口子。

“碰”,门被踢开,门口站着警察和一个人——杨荧荧。

“你怎么样?我接到你电话,就马上报警了……”杨荧荧叫了出来,指着悠然流血的手臂,“天哪!她把你刺伤了!”

“我很好。”悠然感激地看了Jack一眼,被带到医院去了。

Jack去警察局作了笔录,张丹被警察带走了,那把水果刀作为杀死李翔的凶器,被转交到中国。

监狱里,张丹笑的凄凉。退之,那个俊朗的男人,她第一次见他就爱上了他,那时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个幸运的女孩叫李悠然。她终于和退之上了床,却最终也没得到他,他死了。

方家。

方行之地坐在沙发上,神色黯然。一个月前他得知悠然远赴英国,以身涉险诱得张丹承认杀人罪行。悠然离开了,留下了一本书离开了。《校园纪事》,他看了眼封面,作者是知然,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她还真是谦虚啊。他早知道她就是知然。

她那时还是大哥的女朋友,大哥每次提到她的名字,表情甜蜜而骄傲,整个人都显得神采飞扬。有次大哥提了好多书回家:“然然出书了!这丫头很有才华……”那天大哥红着脸告诉他:“今天我吻了然然,她害羞的脸都红了......”还有一次大哥跟他说起张丹:“张丹跟我表白,我拒绝她了,我只喜欢然然……”方行之笑笑,张丹最初认识的是方行之,先追求的也是他,只是他跟大哥一样拒绝了。张丹是学校公认的美女,他却不喜欢她。吃饭的时候总是翘起小指,笑的时候也要掩住嘴,还从来只穿裙子,走路也总不急不慢……别人看来是淑女的行为在他眼里则是做作。

和悠然一起的日子是方退之最的时光,一直到他们分手,他是那样的惊讶和不解。大哥是那样的爱着悠然,他宁愿相信彗星撞地球也不信他们会分手,但是大哥生日那天悠然哭着跑出他们家,从此再没来过。如果不是大哥告诉他,他怎么也想不到张丹竟然那样不择手段。方退之太爱悠然,容不得她受一点委屈,所以忍痛和她分了手。分手之后方退之失去了笑容,变得沉默寡言。有一天,方退之忽然容光焕发,穿上了悠然送的那件衬衫,去找悠然求她原谅。那时候悠然的外婆病得很重,整个人憔悴了不少。方退之说他不能看着然然这样,他说然然会原谅他的,他说他会对然然好。然后就和弟弟挥手告别了。方行之至今还记得大哥欢喜期待的表情,似乎料定了然然会原谅他一样,“因为然然是那样善良啊。”大哥当时是那样说的。

后来方退之出车祸死了。悠然赶到时,他只是握着她的手,笑得欣慰而安详,然后永远的沉睡了。此后三天,悠然不哭不闹也不说话,她蜷缩在床上的身子,是那样的无辜和瘦弱。方行之拍着她的背安慰,泪水湿了他的胸膛。她在他家过了三天,然后她的外婆去世,她被家人接回去了。后来她转到他的学校,或者说是方退之的学校。她消瘦憔悴的像是风一刮就要倒似的,在雨里不急不慢地走着,他急忙给她撑了伞。然后他们渐渐熟识了,再后来他被她吸引,而她,他看不出她的心。

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方行之记不清了。也许是抱她入怀,她的泪水沾湿了他衣襟的时候;也许是她藏着满腹伤心,依然在他面前绽放笑容的那刻……总之,他是爱上她了,不是因为大哥临终前的嘱托才对她好,而是因为怜惜她,因为爱她!悠然,悠然……我该怎么做呢?你能接受我吗?能接受你的恋人的弟弟吗?

方行之翻开了那本书。扉页是一行娟秀的笔迹:“留给我的人。”方行之震惊,他一页页地翻下去,神情由悲伤到希望,然后是欢喜——悠然喜欢他,她在书里说喜欢他!不是因为大哥,而是喜欢他!他真笨!他为什么不早点翻开这本书呢?他怎么没想到呢?她以身涉险,原来是因为喜欢他!方行之下了决定,他要好好珍惜她,要让她快乐!

方行之扔下书,朝机场飞奔而去。悠然应该还在英国,他要亲口说爱她,他要正视自己的心,再不因为任何原因而隐藏他的爱恋。

人如潮水,川流不息。方行之猛地停下了脚步,悠然!她就站在他对面,阳光照耀在她脸上,散发出夺目的光芒。他凝望着她,目光坚定。悠然!他在心里呼唤,让我守护你,让我给你幸福!

他朝她伸出了手,她握住,脸上洋溢着幸福。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