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原谅时光带走我们的年少_散文网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风掠过的天空,透出许久未曾出现过的湛蓝,那么明媚,欣喜到眼泪快要流下来。我们奔跑在简单的日子里,一起踏过的朝朝暮暮,用模糊的呐喊喊出我们最真的渴望,简单到没有人记起,连后来的我们也都一同忘却了。

——前记

当简遇到蓝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后来的结局。

树叶开始疯狂地呼吸阳光的温暖,当叶子一天天绿起来的时候,叶子笑了,阳光也笑了。简对着蓝说:“你说,当阳光把温暖赐予万物的时候,它们会它吗?”蓝背靠着栏杆,慢慢地将头压下去再压下去,头发飘飞于风中。蓝迷上了眼睛,开始享受阳光。

就这样,在蓝迷上眼睛的那一秒,简开始觉得陌生,好像不再认识,又好像就从来没有认识过,难道这只是一场无可追寻的?

陌经常是一个人行走,在这另一个城市的角落都有他曾走过的影子,瘦瘦的背影感觉这个季节的微风就可以将他吹倒,无需狂风。( 网:www.sanwen.net )

蓝几乎是不出屋子的,一切都是靠简打点。简有一份几乎挣不到钱的,那点钱只能维持最基本的费用,但简一直守着那份工作,因为她说,她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份自足的。

当在这个城市下个不停的时候,蓝就明白,雨季到了。于是蓝开始大量,沉迷、疯狂、无可阻挡,尽管她的写作是早在初中毕业的那年被风否定了的,但她并没有放弃过,并不是应为写作是她的好或者追求,她说她只是写作,没有原因也不需要理由。

她的作品也曾游弋于几家杂志社或者报社,但并没多少的高兴,一如往常,她还是在屋里做着不知道做着什么的什么,简依然会在每个黄昏时和她在一起,看着,两个人背靠背就和夕阳一起沉睡了,然后在半时分醒来,两个人说着无边的话,蓝对着简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还会想我吗?”“我不想。”话一语即出,蓝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没有追问,“因为我们曾在一河北癫痫医院正规吗起,度过我们彼此的年少,时光也会老去。”蓝在大脑里周游里几圈后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阳光已经漫散到落地窗的窗幔上,挤过飘动着的窗幔,一丝丝明媚开始照耀房间。简是早就出门了的,桌子上的早餐散发着醉人的香气,蓝觉得好饿,好像几个世纪没吃饭了。

简回来时是扯着脸的,手里拿着一封信件,当蓝惊讶于简的表情时,信件啪的一声被甩到在蓝的怀里。蓝拿起信件,署名是一个叫陌的人,地址是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地名。简转身走向落地窗,夕阳又一次映红了玻璃后面的人儿。

蓝:这里又下起了雨,我是一个人的,我开始在雨夜慌乱,雨声似乎是我的劫数,我开始讨厌,不再像一样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给你写信,但却又不知给你说些什么,内心有那么一刻是空的,苍白的,没有内脏的,像空洞的隧道,光滑没有依附。你知道这里的天气是善变的,时不时就会下雨,台风也是屡见不鲜的,曾有那么一次是渴望一死的,但在台风来临的前一秒我改变了主意,我知道这些都是无聊的儿戏,其实你也知道,不是吗?台北是风雨并行的,我想在下一次台风过后去上海找你。

九月的空气的微凉的,我打算在这样的日子补去给你一时的温暖,希望我们是有缘的。

陌·八月二十九

夕阳沉在了落地窗的下面,不再有醉人的光芒,简开始变得,她害怕他把她从她身边带走,当初她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把她带离的,如果要回到以前,那么这代表她所作的这一切是毫无意义的,况且她也曾答应过她,她会和她在一起的,但这封信动摇了她坚决的意念。晚上,这里也开始下雨了,风时不时吹起窗幔,飘摇于风中,雨滴滴打在地板上,开始向屋内蔓延,有那么一刻简想过就这样溺水而亡,简单地飘落尘世,可她知道蓝是爱她的,她放弃了。

陌是一个懂得艺术的颓废家,曾把那些萎靡一遍遍地烙印在镜头上,以为这是真的艺术,在一次次的否定之后就真的变得颓废了,再后来蓝就跟着简离开了。简曾警告过陌,不要再来打扰她们,如果真的爱蓝,那么就不要再来找她,癫痫病治疗用什么方法好?陌食言了,在一个星期后的黄昏,陌站在了蓝和简的面前,简是没有看一眼的,便消逝在夕阳里。

突然屋子无限扩大,空气窒息,在简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觉得无所,就要倾倒,周围开始寒冷,空气凝结了。陌低着头,行头还是颓废的,头发凌乱着,依然那般。陌开始说话,蓝开始抽泣,话语越来越沉,哭声漫无,陌不再说话,上前将蓝紧紧地抱在怀里。

蓝变得瘫软,没有力气,就任陌将她抱着。

简慢行在有路灯照亮的街头,头微仰着,彳亍着,头发散乱地垂下来,眼泪是明显噙在眼眶里的。

蓝并不爱陌,这一刻只是,才将他拥入怀中,蓝开始怨恨,怨恨她的,为什么要将她带来这个世界,而又不见那个带她来这个世界的那个男人。

深夜,简一直没有来,蓝开始慌了,知道她生气了。深夜的街头是迷惑的,蓝不知道她会在哪里,或许像只小猫在某个黑暗的角落舔。舐伤口。

下意识地走在一个放肆叫嚣着的酒吧门前停下了,蓝忧郁着走了进去,里面的混杂不容她看清些什么。有个身影摇晃在她的眼际,抹不去,她确定那就是简,便一把将她抓住准备往外托,她挣脱了,蓝呆住了,回头便听到:“你还来找我干嘛,你不是已经丢弃了那些了吗?那么你来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是来救赎的吗?不必了,不用可怜我,我曾以为,你是爱我的,我才知道,那些只是罪恶的自欺欺人。”简地用眼泪嘶叫,蓝紧紧地抱着简,“你要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不能没有你,跟我回家好吗?”简歇斯底里的哭声掩埋在了颓废的音响中,简抱在蓝的怀里哭着,此刻像极了一样。

回到家里,蓝是抱着简入睡的。

第二天,简醒来时蓝不见了,开始慌张,但在闪念间又消散了。

“起来了。”蓝笑着说,“快去洗漱,然后吃饭哦,你还没尝过我的手艺呢。”简是第一次吃蓝做的早餐,明显昨晚的那些怨气不见了,脸上的笑容就像此时的太阳。

吃过饭后,简和蓝拥抱过后出了门。蓝开始写作,但无从写起,一片空白。永州癫痫病医院排名?p>

电话是在蓝准备动笔时响起的,

“喂,是蓝吗?”

“恩……”

“我们见个面好吗?”

太阳是明媚的,但有些寒冷,十月的天气,风是强硬的。

陌见到蓝时,是微笑着的,蓝的眼神是深幽的,透出一丝死亡的气息。

蓝给不了勇气,就将自己极力灌醉,于是买醉在陌的怀里,她明白她要的是什么,她也想用曾和母亲一样的方式留住一个。

十一月,风肆虐过上海的天空,有那么点高远。蓝的肚子有点微微的隆起,这一切蓝一开始是瞒着简的,但后来她知道是瞒不住的,就告诉她了,简知道后,简是曾崩溃过的,从此不再和蓝说话,变得陌生,屋子也变得不曾有过的寒冷。

蓝拿到最后一批稿费后,告诉简说:“我们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天的国度,在那里我们在一起,没人再打扰我们。”

十一月中旬,简辞掉了那份工作。雨孤零地飘了起来,机场是冷清的。蓝的肚子越来越大,像气温一样越来越冷。

机场人群攒动,简坐在蓝的身旁,一双幽蓝的高跟皮鞋穿在简的脚上,这是从没穿过的。

蓝看着肚子,有点欣喜,她用这样的方式留住了一个生命。

简告诉蓝说去趟洗手间,蓝点头,简离开了。

已半小时了,蓝开始变得焦躁,简一直没有回来。正前方沸腾的人群挡住了蓝的视线,人们开始议论,有点沸腾了,“据说有人自杀在了洗手间。”蓝突然惊呆了,便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一个倒在洗手间里,血还在温热地流淌,漫际在那个躯体的边缘,蓝突然看到一双鞋,幽蓝的高跟皮鞋,蓝跑进去时几乎是趴着的,蓝知道那是简,一定是简,可为什么会这样?人群的议论像日的雷声掩盖了蓝的哭声。

简的眼神依然那么明媚,脸上的笑容掩盖了惨白的假象,蓝不再有眼泪,简在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中消失了。

蓝留在了这个城市。

开始那些风吹广元看癫痫去哪个医院过高空的日子。孩子出生了,在七月的时候,一个下着雨的黄昏。是,蓝取名为简,孩子像极了简,拥有和简一样的眼神。

八月的时候,陌又打来电话,蓝挂断了,蓝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挂断中补偿给简的。

陌最后写来信,并没有什么别的,告诉蓝说,他了,在去年和她离开后的一个月后,她叫研,他们现在也有个女儿,名字叫简。蓝开始哭,没有,只是哭,但没有一滴眼泪。

,外面的雨疯狂地下落,灯光模糊在雨水攀爬的落地窗上。蓝站在窗前,看着映出的自己,颓废不再掩藏,那一刻清晰地看到自己的,一幕幕上演在窗上,明白以往是不堪回首的过往,雨迷糊了窗上的灯光。

蓝用微薄的稿费,养活着自己和简,简是那么地乖,可蓝感觉到是那么的不安,看到孩子,仿佛就看到简一样。

下午,天空突然地晴了,阳光又出现在了高空。风掠过的天空,透出许久未曾出现过的湛蓝,那么明媚,欣喜到眼泪快要流下来。

蓝背靠着栏杆,慢慢地将头压下去再压下去,头发飘飞于风中。蓝迷上了眼睛,开始享受阳光。

顺风的方向,蓝看到了简,机场那个洗手间里的那个温和的笑脸。雨突兀地下了下来,蓝没有离开,决定让雨水迷失双眼。

蓝开始写作,大量地写作。

我们都是那么地年少,在时光里疯狂地奔跑,年华老去,遗忘的只是我们。在时光里我们摸爬滚打,长过年少的季节,我们苍老,一点点,不留痕迹,其实在最初的时光里,我们看到彼此的,以为那样的笑容会彼时,以为年少是不可老去的的容颜,可知谁又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时光带走了我们的年少,蚕食了我们曾让人羡慕的容颜,彼时天涯,此时陌路,时光是无罪的,请原谅时光带走我们的年少!

——后记

2011/5/9晚十一时许

注:题目始于2011/2/16日,但未能写作,始于今日完成,历时四小时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