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不被宠爱的花朵跟白菜一样纪实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天才与白痴,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隔。爱情和同情也是。

  [一]

  那个女孩如果不笑,看上去就很凶。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戴块黑色手表。电脑的桌面也是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图案。

  但是她的格子间堆积着来自德国的泰迪熊,抽屉里塞满丸井百货的日本糖果,街上开始流行平底的裘皮毛边靴子,她第一时间穿来一双。

  “真可爱!”女孩们围绕着她,“很适合你哟!”

  明明不适合,她们却说适合,女人真虚伪。赵子空相信,刘瑰宝的爸爸一定是这间公司的老板,不然还会有什么原因值得那些女人放弃自己的自尊?蹩脚的恭维他实在听不下去,站起身,绕过女孩们去楼下吃午饭。这是赵子空来新公司的第一天,还没有领到食堂的饭卡,不过他倒也不介意去外面走走,看看这座陌生的城市。

  他在餐馆遇见了本公司的几名男同事,男同事的午饭话题当然是围绕着女同事展开。他们很自然地说起了刘瑰宝。“瑰宝?她可是大有来头的啊!”他们笑出了个异口同声,神秘地笑。

  后来赵子空知道了瑰宝的身份,来头确实大,比“公司老板的女儿”还要大,她是整个亚洲区总裁的女儿。更久以后赵子空又知道,瑰宝之所以没像别的格格党那样出国留学或者嫁入豪门,是因为她有病。她没有读完高中就辍学在家,后来不知为什么就进了这间公司做这份闲职也许只是嫌在家呆着很闷……还有一些八卦就不知道可不可信了,他们说瑰宝不是总裁和夫人生的,而是总裁和情人生的,所以瑰宝的地位比较次要,并没有受到额外地恩宠。

  [二]

  刘瑰宝有个精致小药盒,里面放着她每天要吃的脑力宝。她有病,倒是帮了公司一众马屁精的忙。他们送给她很多补药,寄望总裁会了解他们想要效忠的心情。赵子空发现瑰宝不光吃脑力宝,她还吃癫痫病什么时候可以考虑停药呢安神补脑液,还吃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吃补药像吃糖,这件事本身也显得有病。

  送补药的以男同事居多,不送补药也有送花的,不送花的就送一些肉麻的好话。总之,赵子空来公司一个月,不需要任何提醒也知道瑰宝是公司的大红人。

  但他觉得瑰宝很可怜。那么多人说喜欢她,可是喜欢的无非是她的身份而己。瑰宝老气横秋,不善言谈,十分倔强。上班时大家在电梯里遇见,经理主动搭讪:“瑰宝今天这一套衣服真不错呢!”瑰宝把头低着,硬是不接茬,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茬,经理只好尴尬地自说自话:“我们瑰宝总是这么有性格。”

  谁会喜欢刘瑰宝这样一个别扭的女孩?Nobody。

  但是赵子空偶然发现瑰宝可爱的一面。比如早上出了地铁站,远远地看到瑰宝那辆宝马停在红灯之前。路过她的车,看到她别了一脑袋花里胡哨的发卡,正聚精会神地对着后视镜挤痘痘,挤疼了,流了满脸的眼泪。

  情人节的那天西安下着大雪,像是全体男同事在合伙搞恶作剧,瑰宝收到30多束玫瑰。格子间都塞满了,不得不蔓延到赵子空的这一头。他忽然想起大二时和女朋友在情人节那天去贩花,批发3元一朵,卖出去25元一朵。发了小财,去吃东北菜。东北菜的量真足啊,他们双双坐在桌前,丰盛与悲哀中失魂落魄。他在那时领悟:人生里真实的饱暖远比虚空的爱慕更值得人去努力。

  [三]

  赵子空没人可约,就在办公室打游戏。天都快黑了,他才发现瑰宝也没走。他问她要不要搬花到楼下,她点点头,于是两人各扛着10几束花,从12楼往下走。下班后大厦的电梯已经停止了,百合和玫瑰的香味充满楼道。

  花朵不被宠爱时,跟白菜一样。它们的分子式其实也和白菜一样无非都是碳水化合物。瑰宝走在赵子空前面,他发现她个子原来很高,即使是那双平治疗医院癫痫科跟靴子也不能让她显得娇小。而个子高大的女孩,不论胖还是瘦,都不太容易让男人生出保护的欲望。

  赵子空扛着花,他看出瑰宝寂寞难耐。

  瑰宝提出要开车送他回家,这样一个冷傲的姑娘这样主动一次不容易,她像一头小母牛一样羞涩,憋着满脸的红,不敢看他。他觉得有义务让她轻松点:“那咱们一起过情人节吧!”瑰宝的脸更红了:“那个,上岛咖啡可能还有位。”

  他们在上岛叫了冰激凌火锅之类的东西,吃吃喝喝聊着天。瑰宝给了他手机号码,还有MSN和QQ,还交换了打游戏的心得。他礼貌关心,问她身体到底哪儿不好吗?“脑力宝不能吃太多,那不是米饭啊。”他虚假的真心把瑰宝感动了,瑰宝说:“我3岁就吃这个,都习惯了——我4岁才会说话的。”

  “那你不成爱因斯坦了?”

  1879年3月,爱因斯坦出生在南德小镇乌尔姆,直到3岁都不会讲话,家人一致认定他是个傻子。但是某天有个小姑娘骑着没有保护轮的儿童自行车随父母来访,待客的咖啡还没烧热,从未讲过话的爱因斯坦突然说:“是的,可是,它的小轮子在哪儿呢?”

  瑰宝的眼睛不难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杏仁眼,那里面的敏感与多情,不认真注视是不会明白的。瑰宝用这双眼睛对赵子空微笑,她说:“我喜欢爱因斯坦。”

  天才与白痴,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隔。

  爱情和同情也是。

  [四]

  要说女同事三八,其实八不过男同事。越来越多的男人走过来拍赵子空的肩膀,对他说:“小赵,你厉害啊!”他们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对于小赵和瑰宝过从甚密这件事,他们忌妒了,忌妒的同时又看不起他。为此赵子空很懊悔,明明不喜欢瑰宝,也不贪图瑰宝的身份所能带来的机会,可是偏偏被误解了。

良性癫痫多久发作一次

  但瑰宝看不出他在为难,她倚着格子间的隔板说:“中午一起吃饭吗?”

  赵子空支吾其词,几十双耳朵正在等着他的回答:是好,还是不好。

  12点钟很快到了,没有一个人动身去吃饭,办公大厅在僵持中变成了一座压抑的魔方。

  最后他说:“我今天还有事。”

  他听到那些人纷纷吁出长气,有人张罗道:“瑰宝,那你和我们一起去吃嘛!”

  乱哄哄中,瑰宝没动。她坐在电脑前打开了游戏界面,进入了她的虚拟世界。

  那年赵子空23岁,尊严对23岁的男孩来说,比命重要。他从米脂那个小地方来到西安不容易,他一个专科生来到这样的大公司更不容易。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吗?不,笨鸟先飞才是真理。

  他承认他是个笨鸟,笨鸟都没有投机取巧的命,他不想借刘瑰宝往上爬。

  [五]

  街上已不再流行平底裘皮的靴子了,女孩们又在围着瑰宝说假话,夸她的链条包好正点。瑰宝懒懒地笑着,也许她根本就不喜欢物质,她只是无聊,买来逗那些女孩玩儿。

  孤独的瑰宝,任性的瑰宝,软弱但倔强的瑰宝。

  赵子空在公司飞速成长。他常常暗自庆幸当初及时阻止了流言,这样,他的每一次机会才来得光明正大,掷地有声,让自己觉得踏实。瑰宝一直坐那个靠窗的位置,一直有人送花、约饭、小礼物,直到他离开公司去了总部的时候,她还在那里。她一直在那里。

  在总部,赵子空有机会见到了瑰宝的爸爸。那是一个精干的老人,一眼就把他看透:“年轻人,做什么事对得起自己的心就好。但是,自己的心以外,还有别人的心呐。”也许,老人是在为自己感悟,在他年轻时代,他也对不起过很多女人。

  赵河南省癫痫医院子空有颗没得挑的心,它是完美的。但只要想起瑰宝,他的心就害病,就不自在。他知道他这是在犯贱——又没和她怎么样,何必觉得抱歉?

  但他就是不开怀,只要想起刘瑰宝来。

  2011年,瑰宝终于走了。去了叙利亚,鬼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那样的国家。在大马士革的一所艺术学校学习哲学跟历史,听说她嫁了个外国人。瑰宝有了归宿,这是好事。再想起她深深的杏仁眼,赵子空不再轻微战栗,他可以坦然地想念她了。他还打算见见她,反正这次她不会缠上来,他约她也算不上是巴结。

  出国考察,他真的给她发了短信:我在救世之门咖啡馆……

  瑰宝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过着优渥的生活,她要打工,她还要自己做饭,她变得有点邋遢,蓬头垢面穿着背心运动裤来见他,对他说“Hi”,真像一个女爱因斯坦了。

  他长辈般问她:“身体还好吧?”

  她翻翻白眼,不屑一顾地说:“没什么好不好的。”想了想又说:“我小时候不喜欢读书,说有病,就真的可以不读;我长大了不想上大学,说有病,就真的可以不上;只要我说我有病,就会有人来关心我,你们这些人都怕我有病,怕我死……其实,我死不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瑰宝有点得意,有点挑衅,有点不知好歹地笑了。但他们的见面就在那一刻宣布结束了,因为他的电话响起,客户在等着,他必须去干正事。

  在路上,赵子空忽然很悲伤,他知道他不可能再来见瑰宝了,瑰宝也不会想要见他了。那么,这一次的分手,既是生离,也是死别。至于瑰宝到底有没有病,会不会死去,这件事对于他赵子空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春天来的时候,夏天来的时候,秋天来的时候,冬天来的时候。

  瑰宝一直在大马士革,她只是和他的外国丈夫在一起生活着。

上一篇: 十年纪实

下一篇: 看见人才的人才纪实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