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上篇 第五幕亨利六世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第一场伦敦。宫廷

礼号声。亨利王、葛罗斯特及克塞特上。

亨利王

教皇、罗马皇帝和阿玛涅克伯爵的来信,你看过了没有?

葛罗斯特

我都看过了,陛下。信里的大意是:他们恳求陛下和法国议和。

亨利王

贤卿的意见如何?

葛罗斯特

这个——陛下。为了不再叫基督徒们流血,恢复各方面的安宁,只有议和才是个办法。

亨利王

哎,真的,叔父。我素来认为,我们两国人民都奉行同一的宗教,如果互相残杀,那是既违天意,又悖人情。

葛罗斯特

此外,陛下,还有一桩有利的条件,可使和议早日达成,和议达成以后,也可得到更好的保证:法国太子查理的亲密盟友,阿玛涅克伯爵,在法国是一个握有实力的人,他愿将他的独生女儿嫁给王上,并赠送一笔丰厚的妆奁。

亨利王

嫁给我!叔父,我还年轻呀!我现在专心读书才是正理,还不到谈情说的时期。不过,依着贤卿的意见,我们就召见各国使臣,给他们一个答复吧。只要能为上帝增光,为社稷谋福,任何建议,我都可以嘉纳的。

彻斯特穿红衣主教服饰偕一教廷使臣及两大使上。

克塞特

(旁白)怎么!彻斯特升了官了,他什么时候升为红衣主教的?我看亨利五世老王的一句预言果真要应验了。他曾说过:“他一旦当上了红衣主教,他就想和国王分庭抗礼了。”

亨利王

各位使臣,你们递来的国书,我们已经慎重考虑过了。你们的来意很好,所提办法,也很合理,因此,我们决定提出议和的条款,特派彻斯特钦差赍往法国。

葛罗斯特

(向一使臣)至于您的主人阿玛涅克伯爵的提议,我已经详细奏明王上。关于你们郡主的淑德美貌,以及妆奁的价值,都已一一奏明。王上听了甚为中意,决定娶你家郡主为我国王后。

亨利王

这里有一份珠宝,请你带去,作为订婚礼物,并借以表示我对她的倾慕之忱。护国公贤卿,你派人护送这几位使臣前往多佛,在那里搭船归国,并祝他们海上平安。(除彻斯特及教廷使臣外均下。)

彻斯特

请等一等,钦差大人。这次承蒙教皇提拔,使我能够穿上这身庄严的服饰,不胜感激。我曾约定奉呈一笔款项,聊表寸心,在您动身回国以前,请将这项银子代为收纳。

教使

等您闲暇的时候,我来领教。

彻斯特

(旁白)从今以后,我彻斯特站在爵位最高的贵族面前,也不寒伧了。葛罗斯特哟,我要叫你知道,无论讲到身世,无论讲到权力,本主教再也不受你的欺负了。除非你低头认罪,我定要把我们的国家闹得天翻地覆。(同下。)

第二场法国。安佐平原

查理、勃艮第、阿朗松、贞德率兵士列队行进。

查理

众位贤卿,我们得到振奋人心的消息。据报告,坚强的巴黎人民已经叛离英国,回到我们法国方面来了。

阿朗松

那么,殿下,我们就立刻进军巴黎,不要耽搁吧。

贞德

若是巴黎人民归顺我国,就祝福他们共享太平;如若不然,就叫那里的楼台殿阁,化为灰烬!

侦察兵上。

侦察兵

愿我主马到成功,各位大人政躬安泰!

查理

你带来什么消息?快说吧。

侦察兵

英国军队本是分裂为两派的,现在他们又联合起来,马上就要对您开仗。

查理

众位贤卿,这警报来得过于仓卒了,我们必须立即应敌。

勃艮第

殿下,反正塔尔博已死,他的鬼魂不会出现,我们不必惊慌。

贞德

在一切卑劣的情感之中,恐惧是最最要不得的。殿下,只要您号召一声,说是非胜不可,胜利就是您的。我们要叫亨利坐立不安,要叫全世界都为他气沮。

查理

那么,干他一下吧,贤卿们!祝我法兰西幸运无疆!(同下。)

第三场同前。安及尔斯城前

号角声。两军对战。贞德上。

贞德

英国总管得胜了,法国军队崩溃了。各种各样的符-咒语,你们救救我吧;向我预报未来事件的鬼魂们,救救我吧。(雷声)北方鬼王的大小神差们,你们是能救苦救难的,也来解救我这次的危急吧。

众幽灵上。

贞德

你们听我召唤,立刻就来,可见你们还和往常一样,是愿意为我出力的。众位熟识的灵们,你们都是从地下王国选出来的,请再帮一次忙,使法国获胜。(幽灵等来往走动,默不作声)哎呀,别老不开口呀!我以前用我的血供养你们,我这一次要砍下一条胳膊送给你们,来换取你们对我更大的帮助,请你们俯允,救我一救吧。(幽灵等将头低垂)无法挽救吗?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请求,我愿将我的身子送给你们作为酬谢。(幽灵等摇头)难道用我的身子、用我的鲜血作为祭品,都不能博得你们素常给我的援助吗?那么就把我的灵魂,我的躯体,我的一切,统统拿去,可千万别叫法国挫败在英军的手中。(幽灵等离去)不好了,他们把我抛弃了!看起来是运数已到,法兰西必须卸下她颤巍巍的盔缨,向英格兰屈膝了。我往日使用的咒语都已不灵,我无法抵挡来自地狱的强大势力。法兰西哟,你定是一败涂地了。(下。)

鼓角声。两军对战。贞德重上,与约克战,贞德被擒,法军溃退。

约克

法国儿,我想我是把你牢牢地捉住了。你不妨再念念咒语试试,看能不能唤来妖,把你救太原治癫痫权威医院走。这次的战利品确是不坏,就是献给魔鬼也一定能蒙他赏收。瞧,那丑巫婆低下头来,怕是想用什么魔法把我变成不知怎么个模样儿呢!

贞德

你的模样已经够坏了,没法再变得更坏了。

约克

哦,查理太子才最中你的意,除了他的模样儿,你是谁也看不上眼的。

贞德

叫你和查理都遭殃!愿你们两个睡在上都被血手掐死!

约克

开口就咒人的泼妇,住口!

贞德

对不起,我还要咒骂一会儿。

约克

恶贼,你要咒骂,等把你绑在火刑柱上再咒骂吧。(同下。)

号角声。萨福克牵玛格莱特上。

萨福克

不管你要怎样,你已是我的俘虏了。(向她注视)呀,美人儿,不用害怕,不要逃跑。我除了向你施礼,决不碰你一下。我吻你的纤指,是为了预祝永久和平,你看,我又存地把它们放到你的轻盈的腰肢那边了。你是谁家的闺秀?告诉我,我才好馨香供养呀。

玛格莱特

不管你是谁,我名叫玛格莱特,就是国王的女儿,我父亲是那不勒斯国王。

萨福克

我也不寒伧,我是一位伯爵,萨福克是我的封号。世间稀有的宝贝儿,不要见怪,我们是前生有缘,才使你落到我的手中。我要像母天鹅保护她的小天鹅那样,把你藏在我的翅膀底下,虽说是俘虏,却是非常疼的。如果这样你还不称心,那你就作为萨福克的朋友,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吧。(玛格莱特欲走开)啊,等一等!我怎能放她走?我的手肯放,但我的心不肯放呀。她那-丽的姿容,照得我眼花缭乱,好似太弄着平滑的水面,折射回来的波光眩人眼目。我很想向她求,但我不敢开口。我要拿过笔墨,写出我热恋的心情。呀,呸,波勒哟,你为什么这样瞧不起自己?你不是惯会甜言蜜语的吗?她不是落在你的手掌之中了吗?你见到一个儿们就弄得手足无措了吗?哎,的确,一张标致的面庞,真能使人神魂颠倒,连舌头也不听使唤了。

玛格莱特

请问你,萨福克伯爵——如果我没有弄错你的名字——你要多少赎金才肯放我?我这样问你,因为看光景我已是你的俘虏了。

萨福克

(旁白)你还没有试一试向她求,你怎能断定她会拒绝你?

玛格莱特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要我出多少赎金?

萨福克

(旁白)她既是美如天仙,就该向她求;她既是个女人,就可以将她占有。

玛格莱特

你肯不肯接受赎金?你肯还是不肯?

萨福克

(旁白)痴情人呵,你已经有了老婆,你忘了吗?你怎能又把玛格莱特当作情妇?

玛格莱特

我说的话,他好似不愿听,我走吧。

萨福克

(旁白)想到这里,事情就难办了,好似浇了一盆冷水。

玛格莱特

他乱七八糟的说的是些什么话?这人一定是疯了。

萨福克

(旁白)可是办法总是有的。

玛格莱特

可是我请你答复我。

萨福克

(旁白)我一定把玛格莱特郡主弄到手。弄给谁呢?哼,给我们的王上。嗨,木头脑瓜子!

玛格莱特

(偶然听到)他在说到什么木头,他大概是个木匠吧。

萨福克

(旁白)这样一来,我的想头也能实现了,两国之间也可以言归于好了。不过这其中还有一层顾虑:她父亲虽是那不勒斯国王,兼任安佐和缅因公爵,可是他财产不丰,只怕我们的大臣们未必赞同这门亲事。

玛格莱特

听见吗,将军?你现在没有空闲吗?

萨福克

(旁白)一定这样办,他们反对也反不了的。亨利还年轻,他一听说是位美貌佳人,他耳朵就会软的。郡主,我要跟你谈一件秘密事。

玛格莱特

(旁白)我现在被他捉住,他不会有什么歹意吧?看上去他还是个正派的骑士,大概不至于糟蹋我。

萨福克

姐,请垂听我的话。

玛格莱特

(旁白)法国军队也许能救我出去,我就不须恳求他的优待了。

萨福克

柔的小姐,请听我谈一件正经事——

玛格莱特

算了,女人向来是受人摆布的。

萨福克

姐,你为什么说这话呀?

玛格莱特

我向你乞怜,还不就是这么一回事。

萨福克

我说,良的郡主,如果你这次被俘,由此而成为一国的王后,你不觉得你的拘禁是幸福的吗?

玛格莱特

在拘禁中当王后比在下贱的役中当才更糟糕,君王们应该是自由的。

萨福克

如果幸福的英国王上是自由的,你也就是自由的。

玛格莱特

怎么,他的自由与我何干?

萨福克

我要设法使你成为亨利的王后,使你手里拿着金色的皇杖,头上戴着贵重的王冠,只要你俯允做我的——

玛格莱特

什么?

萨福克

他的人。

北京治疗癫痫哪个医院> 玛格莱特

我不配当亨利的妻子。

萨福克

不,良的小姐,我替他求得这样一位标致的小姐做妻子,这桩好事却于我无份,我才是不配呢。小姐,你对这门亲事有什么意见?满意不满意?

玛格莱特

如果中我父亲的意,我就满意。

萨福克

那我就召集我们的将领,展开我们的旌旗,小姐,我们到你父亲的城边,要求一次会谈,来商量这件事。(队伍向前移动。)

吹起议和的军号。瑞尼埃上城头。

萨福克

看吧,瑞尼埃,看!你的女儿成为俘虏啦!

瑞尼埃

被谁俘去的?

萨福克

被我。

瑞尼埃

萨福克,你要怎么办?我是一个军人,我不会因为碰到倒楣的事,就哭哭啼啼,呼天抢地的。

萨福克

是的,办法尽有,殿下。只要你应允,只要你慨然应允,将你女儿嫁给英王,一切都好办啦。我费了一番唇舌,向令嫒提亲,得到她的同意。她受了一次不太吃苦的囚禁,却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自由。

瑞尼埃

萨福克说的是真心话吗?

萨福克

你问你的女儿就知道了,我是从不虚情假意、口是心非的。

瑞尼埃

凭着你的冠冕堂皇的保证,我下城来答复你的正当的请求。(从城头下。)

萨福克

我在这里恭候了。

吹奏喇叭。瑞尼埃来至城下。

瑞尼埃

英勇的伯爵,欢迎你到敝境来,在安佐郡内,尊驾如有吩咐,无不从命。

萨福克

多谢,瑞尼埃,你有这样柔的一位千金,能和国君匹配,你是好福气呵。殿下对于我的请求,有何高见?

瑞尼埃

承蒙眷顾,为小女作媒,配给英国大君主为妻,我只要求安享我缅因与安佐两郡之地,不受外力压迫,不受战争惊扰,如能同意我这个条件,我就应允将女儿嫁给亨利。

萨福克

这就作为她的赎金,我将她还给你。至于那两郡之地,我一定尽力说合,保证殿下可以安享无虞。

瑞尼埃

我再一次表示我同意将小女许配给英王,今天一言为定,望你以亨利陛下的名义,代表那位仁慈的君王,接受我的诚意。

萨福克

法兰西的瑞尼埃,我对你表示王室的谢意,这是咱们为国王办的事。(旁白)可是如果这件婚事是为我自己办的,那就更妙了。我马上返回英国,报告这个喜讯,筹备结婚大典。再见,瑞尼埃,把你这颗掌上明珠放在黄金屋里,好好保藏着吧。

瑞尼埃

我拥抱你,如同我拥抱那位信奉基督教的君主亨利一样,如果他是在这里的话。

玛格莱特

再见,大人,玛格莱特向萨福克致以无穷的敬意和祝福。(欲行。)

萨福克

再见,柔的小姐。且慢,玛格莱特,你对我的王上不想说几句颂词吗?

玛格莱特

请你为我转致适合于一个待字的女子、一个臣下对君王的颂词吧。

萨福克

这句话真是既得体,又动听。不过,小姐,我还得麻烦你,你没有一件定情的礼物送给我的王上吗?

玛格莱特

有的,大人,我献给王上一颗纯洁无暇的、从未动情过的处女的心。

萨福克

还有这一吻。(吻玛格莱特。)

玛格莱特

那只能代表你自己。这样粗疏的礼物,我不能冒昧地献给王上。(瑞尼埃、玛格莱特同下。)

萨福克

啊,我自己若能弄你到手,那是多么好!可是,且慢,萨福克,不要再心猿意马啦,这样下去是危险的。替她多说几句好话,去打动亨利的心。要多吹嘘她的过人的贤淑,她不假修饰而独具的自然丰韵。在海上的旅途中,我要把这些绘声绘影的词句多几遍,以便晋见亨利王上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使他不能不堕入彀中。(下。)

第四场同前。安佐境内约克公爵营帐

约克、华列克及余人上。

约克

将那判决受火刑的巫婆带上来。

兵士押贞德上,一牧羊老人随上。

牧人

哎呀,贞德呀,你父亲的心肝要碎啦!我走遍了全国,到处找你,今天是找到了,却要看着你死于非命吗?唉,贞德,我心的女儿贞德呀,你死我就和你同死!

贞德

老朽的守财!下贱的可怜虫!我出身高贵,哪有你这父亲,哪有你这朋友!

牧人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众位大人,别信她。她是我生的,全教区都知道。她母亲还活着,她能证明贞德是我头生的女儿。

华列克

没人伦的东西!你连亲生的父亲也不认吗?

约克

这就说明她一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极邪极恶,这样处死她毫不足惜。

牧人

呀,贞德,你怎么这样倔强?上帝鉴察,你明明是我的亲骨血,我不知为你哭过多少次啦。我求求你,我的好贞德,认了我吧。

贞德

乡下人,走开!你是故意替他们做假证人来诬蔑我的高贵出身的。

牧人

真的,我和她母亲结婚的那天早晨,我是付出一块金洋给那牧师的。跪下来接受我的祝福吧,我的好女儿。怎么,你不肯下跪吗?叫你从出生的日子起就倒楣!我愿你母亲喂你的汁变成杀鼠的毒药!要不然,我就愿你在替我放羊的时候被贪馋的豺狼吃掉!你这狠心的婊南宁癫痫病小发作治疗子,连父亲都不认吗?好,烧死她,烧死她!若是吊死她,就太便宜她了。(下。)

约克

把她带走,这种伤风败俗的贱人,在世上已经活得太久了。

贞德

先让我告诉你们被你们判处死刑的是个什么人。我不是牧羊的村夫所生,我乃是皇族的苗裔。我志行芳洁,气宇神明。我受上天的鼓舞,来到人世,要做下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我从来没有差遣过邪魔恶鬼。只因你们被肉欲冲昏了头脑,被无辜者的鲜血沾染了灵魂;只因你们无恶不作,腐朽不堪,缺乏一般人所具有的恻隐之心;所以你们才认为除了乞援于恶鬼,就不能创造奇迹。错了,你们这些坚持谬见的人!贞德从降生以来就是一个贞女,她的心地是纯洁无疵的,她惨遭你们的屠杀,她要上叩天阍,申求昭雪。

约克

嗯,嗯,把她带走,立即行刑!

华列克

众位,请听我说。姑念她是一个女子,你们在火刑柱前,多堆一些柴草,浇上几桶油脂,让她死得快些,少受一些折磨。

贞德

我说了半晌,还不能叫你们回心转意吗?那么,贞德,宣布你的隐衷吧,依照法律,你是应当受照顾的。嗜杀的凶手们,告诉你,我是个孕妇。你们只能叫我本人惨死,你们不能杀害我胎里的婴儿。

约克

皇天不许的!圣女竟会怀胎!

华列克

这要算是你干下的最伟大的奇迹了。你那样的规行矩步,居然也干出这等事来。

约克

她跟那太子一向就是鬼鬼祟祟的,我早料到她会以此为借口来要求活命的。

华列克

哼,想得美;我们偏不饶私生子的命,特别是查理的孽种。

贞德

我是骗你们的,我的孩子不是他的,阿朗松才和我有过情。

约克

阿朗松!那个臭名昭彰的恶霸!这孩子非死不可,即便他有一千条命也叫他活不成。

贞德

啊,对不起,我又骗了你们了。也不是查理,也不是阿朗松,是那不勒斯的国王瑞尼埃。

华列克

一个已经有老婆的人!那更叫人不能容忍!

约克

呸,这还算是个大姑哪!我看她相好的实在太多了,她简直不知道指控谁好。

华列克

可见得她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约克

可是她还自称为童贞女哪。�H妇,凭你自己的话,就该把你和你那小杂种处死。不要讨饶了,怎么说也不行。

贞德

把我带走吧,我要咒骂你们一顿:叫你们居住的地方永远照不到太的荣光,叫你们的周围尽是黑暗和死亡的影,叫各种各样的灾祸你们去上吊,或者折断你们的颈项!(押下。)

约克

你这来自地狱的恶差,叫你碎成-粉,化为灰尘!

波福红衣主教即彻斯特率侍从上。

红衣主教

总管大人,我携带王上的谕旨特来和您联系。奉告两位大人,有几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有感于频年战祸,民不聊生,竭力劝导我国与发愤图强的法国进行和解,法国太子率领他的廷臣不久就要到来,和我们议和。

约克

我们多年的努力就得到这样的结果吗?我们多少贵族、多少将军、多少骑士、多少士兵,一个个为了国家的利益,奋不顾身,战死沙场,到末了只落得个委屈求和吗?我们的先人苦战得来的城市,不是大部分都被谋诡计所卖而丧失了吗?唉,华列克,华列克!我痛心地预料到,我们在法兰西的领土将要丧失无余了。

华列克

宽心点,约克。如果和议成功,我们一定规定下严厉的条款,使法国人讨不到任何便宜。

查理率扈从上,阿朗松、奥尔良庶子、瑞尼埃及余人随上。

查理

英国的列位爵爷,我们双方既已同意在法兰西境内缔结和约,我们特来听取你们提出什么条款。

约克

彻斯特,请你说吧。我一见到可恨的敌人,不由得怒气填胸,噎得我说不出话来。

红衣主教

查理和众人听着。奉英王陛下谕旨:“本王仁厚为怀,不忍尔国人民流离失所,特准签订和约,俾尔等稍抒喘息,尔即应仰体德意,俯首称臣。”查理,如果你向我王矢效忠诚,他就任命你为法国总督,你同时还可享有国王的待遇。

阿朗松

这样他就只剩一个空衔了。他头上虽然戴着王冠,但在实权上他将与平民无异。这样的条件是太苛刻了。

查理

大家都知道,法国土地已有一大部分在我的掌握之中,而且在这些地区以内,我被公认为合法的国王。我岂能为了企图收复其余的领土,反把我原已享有的实权大大削弱,仅担任全境总督一个空名?不行,钦差大人,我宁愿保持我原有的东西,不愿为了贪多,反使恢复全境的希望落空。

约克

傲慢无礼的查理!你偷偷摸摸地请人出来调停,及至进行和议,你又把你幻想能得到的东西来和我们提出的条件比较,争多较少,推三阻四。要么你就接受我们王上赏给你的头衔——其实你并无丝毫贡献值得封赏,要么我们就对你大动干戈,使你不得安宁。

瑞尼埃

殿下,关于和约条文,不要过于固执、吹求疵吧。难得能够和平解决,机会一错过,就再也不来了。

阿朗松

(对查理旁白)说实在的,您是不忍战火蔓延,生灵涂炭,想要拯救您的百姓的,为了执行您的政策,就接受这个和约吧。反正以后看形势如何,遵守不遵守您还可以相机行事的。

华列克

怎么样,查理?我们的条款你同意吗?

查理

我同意,但须附带这一条件:现在由我们驻防的城市,你们不得染指儿童癫痫病能治愈吗

约克

那么你就宣誓效忠于英王陛下;你以骑士的身份,决不反抗或背叛英王陛下的权力,你和你部下的将领都不得背叛。(查理等表示臣服)你宣誓之后,在适当的时间以内,要偃旗息鼓,解散你的军队,让我们实现庄严肃穆的和平。(各下。)

第五场伦敦。宫中一室

亨利王与萨福克上,两人边走边谈。葛罗斯特及克塞特随上。

亨利王

尊贵的伯爵,那美貌的玛格莱特,经你这一番描绘,真使我心神向往。她称得起是秀外慧中,我心中的情之苗已经茁壮起来了。犹如劲吹的狂飚激荡着飚幢巨舰去和波涛搏斗一般,她的芳名使我心旌摇摇,不能自持了;我若是不能驶进她河的港口,我宁愿覆舟而亡。

萨福克

喏,我的好王上,我的拙口笨腮,还不能将她的高贵品德形容于万一呢。如果我长于文采,能将这位绝代佳人的幽姿淑质尽情描述,简直可以写成一部动人心弦的诗歌,就是一个缺乏想像的人听了,也不免神魂颠倒。还有一层,尽管她是尽善尽美,多才多艺,但她却是谦恭克己,对陛下一定能够唯命是从。唯命是从,我的意思是说,在礼法的范围以内,她对陛下一定是敬备至的。

亨利王

那我就不作他想了。照此情形,护国公贤卿,你就同意将玛格莱特立为英国王后吧。

葛罗斯特

如果我同意,那就是逢君之恶了。陛下,您大概还记得,您已和另一位高贵的小姐订了婚的。怎能取消那桩婚约而无损于陛下的威信呢?

萨福克

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一国之君对于不合法的誓言是可以打消的。有如和人约定比武,如果发现对方不是平等的对手,也可以中途停止比斗。一个穷伯爵的女儿哪能和国王匹配?取消这种婚约,有什么要紧?

葛罗斯特

哼,我请问,玛格莱特又能高贵多少?她父亲也不过是个伯爵,虽然他还另有个虚衔。

萨福克

是呀,她父亲是个国王,他是那不勒斯和耶路撒冷的国王。况且他在法国很有权力,和他攀了亲,更可保障和平,使法国人始终臣服。

葛罗斯特

关于这一点,阿玛涅克伯爵也能办到,他是查理的近派宗支。

克塞特

再说呢,阿玛涅克家资雄厚,陪嫁的妆奁一定丰盛。瑞尼埃么,非但陪不出什么,只怕还要向这边叨光一点哩。

萨福克

谈什么妆奁,大人们!不要把咱们的王上说得这般难堪吧,难道他是那样的无聊、那样的卑贱、那样的贫困,以致于必须为金钱而结婚,不是为情而结婚吗?咱们王上有的是钱,只有他送钱给王后,他哪会向王后要钱?下流的乡下人才拿婚姻当买卖,好像在市集上易牛羊驴马一般。婚姻是一桩郑重的大事,不能依靠掮客们的撺掇的。什么人做他的卧榻上的伴侣,不能决定于我们要谁,而应决定于他的是谁。既然王上最的是玛格莱特,那么,大人们,在一切理由之中,这一项就是最为重要的理由,它支使我们非选中她不可。不如意的婚姻好比是座地狱,一辈子鸡争鹅斗,不得安生;相反地,选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配偶,就能百年谐合,幸福无穷。亨利王上,作为一国之君,除了玛格莱特,一个国君的女儿之外,还能娶谁?她的绝色仙姿,加上她高贵的身世,也只有国王才有资格娶她为妻。她那刚毅果断的格,是女中罕见的,也使我们关于诞育一位英俊的皇储的希望能干实现。亨利王上的父亲是一位英明圣主,他本人和意志坚强的玛格莱特由情而结为夫妇,将会诞育出许许多多的英明圣主。大人们,别坚持成见吧,咱们一致同意选定玛格莱特为王后,别再考虑别人吧。

亨利王

我不知道是由于萨福克伯爵的话打动了我的心,还是由于我年事太轻,受不住炽热的情的冲击,我只觉得心烦意乱,又热望,又担忧,忐忑不宁,我连想都不愿意再想下去了。萨福克卿,你就马上乘船,前往法国,不论他们提出什么条件,只要能使玛格莱特郡主应允渡海来到英格兰做我的王后就行。你的一切开支用费,可向百姓们征收什一税来支应。快去吧,在你回国以前,我是千头万绪,不得片刻安宁的。还有你,我的好叔父,请你不要见怪。你若是像你过去那样,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来衡量我,我知道你一定能够原谅我作出这突然的决断的。现在让我到一所清静的去处,不要有人来打搅我,我要仔细回味一下我心头的烦恼。(下。)

葛罗斯特

不错,烦恼——只怕从此以后,烦恼的日子多着哩。(葛罗斯特、克塞特同下。)

萨福克

萨福克是胜利了。我此番前往法国,好比当年特洛亚的青年帕里斯去到希腊做下一番风流韵事一样,但我的结局会比那特洛亚的青年更好。玛格莱特立为王后,她就能控制王上,而我呢,我既能控制她,也能控制王上和整个英国。(下。)

注释

指上帝。

百合花纹章代表法兰西,英国占有法兰西土地,所以在英国国徽上也绣有百合花。

底波拉(Deborah),《圣经》里的女先知,曾帮助以色列人战败迦南王的大将西西拉。事见《旧约》:《士师记》第四章。

这里是引用普鲁塔克关于凯撒的传记中凯撒对一个舵工说的话:“我的好人,不用害怕,因为你船上装载着凯撒和他的好运。”

据基督教传说,海伦娜太后重新发现了耶稣受难的十字架。

据基督教传说,圣腓力的女儿们能预知未来。

伦敦泰晤士河南岸娼彻斯特主教管辖,向他纳税,领取执照。

唐米莉是西徐亚王后,她击败居鲁士入侵的军队,并捕杀了居鲁士本人。

萨福克伯爵的本名是威廉-德-拉-波勒。

希腊神话,伊卡洛斯和他父亲代达罗斯一起用蜡制的翅膀逃离克里特,他因飞近太,坠海而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