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第十九章 一次关于钱的谈话【吹小号的天鹅】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第十九章 一次关于钱的谈话

每个人的一生中差不多都会发生一件改变其整个人生进程的事情。萨姆参观费城动物园的那一天就是他生活中的转折点。在那天以前,他从来没有作出长大以后该做什么的决定。可从他看到这个动物园的那一刻起,他的所有迟疑便全部消除了。他知道他要到动物园工作。萨姆喜爱每一种动物,而一个动物园就是一个巨大的动物宝库――它的里面正好有爬的,跳的,跑的,飞的,还有藏着的几乎各种各样的动物。

萨姆渴望能见到他们中的每一个。可他得先解决路易斯的难题才行。他必须把塞蕾娜从囚禁中释放出来。因此他拾起他的旅行包和睡袋走进鸟屋,来到了那间办公室。他挺着腰板走着,好像他正走在森林小径中一样。这个负责人喜欢萨姆的样子,还注意到萨姆看起来有点像印第安人。

“那么你就是萨姆・比弗了,”当萨姆朝他走来时,这个负责人说道。

“你为什么来这里呢?”这个负责人问。

“为了维护自由,”萨姆回答,“我听说你要剪一只天鹅的翅膀。我到这里来是请你不要这么做的。”

萨姆坐了下来,他们整整谈了一个小时。萨姆告诉那个负责人,路易斯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他讲了自己差不多三年前在加拿大发现那个天鹅窝的事,讲了路易斯是怎么带着不能发声的缺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还讲了路易斯在蒙大拿的学校里学习读写的事,另外又讲了那只老雄天鹅,也就是路易斯的父亲,偷窃小号的事,还讲了关于库库斯库斯夏令营和波士顿的天鹅游艇的事。

这个负责人全神贯注地听着,但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奇特的故事。

接着萨姆解释了他那个允许塞蕾娜自由飞走,不要让她成为一只囚鸟的建议。他说他认为对动物园来说这是个非常合算的安排,因为他们无论何时想要一只小号手天鹅,路易斯都会把他的小天鹅送给他们一只的。这个负责人听得入了迷。

“你的意思是说,你一路赶到费城就为帮助一只鸟儿?”

“是的,先生。”萨姆回答,“为了帮助一只鸟儿,我可以到任何地方去。再说,路易斯和一般的鸟不同。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我们上的是同一所学校。你得承认他是一只很不一般的鸟。”

“他当然是,”这个负责人说,“他的星期日下午音乐会是这个动物园里有过的最引人入胜的节目。我们曾经有过一头叫班布①的大猩猩――他现在死了。班布是了不起的,可路易斯却比班布更能吸引游客。我们还有能吸引大量游人的海狮,可什么都比不上在星期日下午吹喇叭的路易斯。人们都为他发狂了。而且音乐对动物们也有好处――它能使他们平静下来,忘掉白天里的忧虑。路易斯走后我会想念他的。整个动物园都会想死他的。我希望他能留下,和他的新娘呆在这里――那样最好。”

“路易斯会在囚禁生活中憔悴下去的。他会死的,”萨姆回答,“他需要大自然――小池塘,沼泽地,香蒲,春天的红翼歌鸫,青蛙的大合唱,�G鹈在夜里的啼叫声。路易斯正在追求一个梦。我们都应该追随某一个梦。请放路易斯走吧,先生!请不要剪她的翅膀!”②

这个负责人闭上了他的眼睛。他正在想着密林深处的小湖,香蒲的色彩,夜的声响和青蛙的齐唱。他正在想着天鹅的窝,鸟蛋,孵蛋的情景,还有那些跟着他们的父亲飞成一行的小天鹅们。他正在想着他小时候做过的那些梦。

“好吧,”他突然开了口。“塞蕾娜可以离开。我们不会剪她的翅膀了。不过我怎么能够相信,当我需要的时候,路易斯会为我带来一只小号手天鹅呢?我怎么知道他是说话算话的呢?”

“他是一只诚实的鸟,”萨姆说,“如果他不诚信重诺的话,他就不会自找麻烦,出来为他父亲偷的那把小号挣那么多的钱,再准备还给那个店主了。”

“路易斯究竟挣了多少钱?”这个负责人问。

“他挣了四千六百九十一美元六十五美分,”萨姆说,“我们在几分钟前刚刚数过。他在库库斯库斯夏令营靠吹号得了一百美元,然后他买了六十美分的邮票,剩下的钱都没有动。因此当他来到波士顿时身上还剩九十九美元四十美分。后来那个天鹅游艇的老板又每周那么治疗癫痫病效果好付他一百美元,不过他在他过夜的那家饭店里花了三美元的小费。所以等他到费城时身上还剩一百九十六美元四十美分。夜总会在十周里每周付给他五百美元,那就是五千美元,但他还得交出五千美元的百分之十的佣金,另外他又花了七十五美分买新石笔,花了四美元给我拍电报。这样一来他现在便共有四千六百九十一美元六十五美分了。对一只鸟来说这可是一大笔钱哪。”③

“的确如此,”这个负责人说,“的确如此。”

“不过他还要付我从蒙大拿到费城的往返机票钱。这会让这笔钱的总数减少到四千四百二十美元七十八美分的。”

这个负责人对这些数字感到很吃惊。

“对一只鸟来说这还是一大笔钱呀,”他说,“他打算用它们干什么?”

“他将把它们交给他的父亲,那只老雄天鹅。”

“他又打算用它们干什么?”

“他将飞回比林斯的那家乐器店,把钱交给那个店主,付清那把被偷的小号钱。”

“全都给他?”

“是的。”

“可一把小号根本不值四千四百二十美元七十八美分呀。”

“我知道,”萨姆说,“不过那个店本身还遭到了破坏。老雄天鹅在冲进厚玻璃窗时简直就像个恶魔一样。④他震下来的那些东西都摔得相当厉害。”

“是的,”这个负责人说,“可就是加上这些赔偿也不用花那么多的钱呀。”

“我想也不用,”萨姆说,“不过钱对路易斯来说不再有用处了,所以他打算把它们都交给那个乐器店的店主。”

钱这个话题似乎大大地勾起了这个负责人的兴趣。他想,钱都不再有任何用处时会有多么快活呀。他靠回到他的椅子上。他觉得这事很难相信,他的一只天鹅居然能攒了四千多美元,而这些钱又正好在他脖子上挂着的钱袋里。

“在钱这个问题上,”他说,“鸟要比人省心得多。一只鸟儿在赚到点钱的同时,几乎就等于得到了和他所赚的钱同样多的纯利润。⑤一只鸟儿不必去超市买一打鸡蛋和一磅黄油,两卷纸巾,一份电视便餐,一桶埃阿斯,一罐番茄汁,一磅半绞好的细牛臀肉,一罐桃子片,两夸脱脱脂奶,一瓶填馅橄榄。⑥一只鸟不必付房租,或者抵押借款利息。一只鸟不用去保险公司买人寿险然后再按规定支付保险费。一只鸟不必有车,不必买汽油石油,付修车费,也不必去洗车和付洗车费。野兽和鸟类都是幸运的。它们不必不停地收集东西,就像人们那样。你可以教一只猴子开摩托车,可我从没听说过有哪只猴子会去买一辆摩托车回来。”

“太对了,”萨姆回答,“不过有些动物也喜欢收集东西,即使他们从不必为此付钱。”

“比如说?”这个负责人问。

“老鼠,”萨姆说,“老鼠先为自己安一个家,然后他就开始往家搬各种小东西――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看到的任何东西都会引起他的兴趣。”⑦

“你说得对,”这个负责人说,“完全对,萨姆。你似乎对动物非常的了解。”

“我喜欢动物,”萨姆说,“我爱观察他们。”

“那么就来和我一起参观一下这个动物园吧,”这个负责人说着,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今天我不想再工作了。我要带你去看看这个动物园。”他们走开了,就他们两个。

萨姆那天晚上得到了特别的优待,被允许睡到那个负责人的办公室里。他在地板上打开他的睡袋,爬了进去。带他回家的飞机将在明早离开。萨姆满脑子都是他在动物园里见到的一切。他在熄灯前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他的日记本,写了一首诗。他是这么写的:⑧

萨姆・比弗的诗

在陆地和海洋中的所有地方,

费城动物园我最欣赏。

那里有许多吃的和可做的事情,

那里有一只军舰鸟和一只小����;

那里有一只白足鼠和一只两趾树懒,

老实说来这两者我都喜欢。

那里有一只加拿大鹅和一头北极熊

还有从各处来的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动物在这里蜂拥。

那里的许多动物你以前都从未看见

比如蜜熊还有狼獾。

你真该到动物园里看动物

来看一只新生的毛袋鼠

来看一头白尾角马或是扁脚鹿。

这里有奇特的鸟儿在美丽的湖上唱歌,

这里有一头大灰狼和一条猪鼻蛇。

这里有很多动物你看了都难忘掉,

比如蜂鸟和斑海豹。

这里有任你骑坐的小马,还有食肉的禽鸟,

每一天的新变化都不少。

这里有狼和狐狸,鹰和猫头鹰,

还有一头狮子在深坑里走个不停。

这里有静静的水池和漂亮的兽栏,

爬虫在里面躺卧,老虎在里面怒喊。

房舍整洁,管理员善待动物,

一只狒狒有一个粉红色的屁股。

一个办得好的动物园,

唯一的目的是把动物世界在你面前呈现。

(签名) 萨姆・比弗

萨姆把这首诗放到了负责人的桌子上。

第二天一早,萨姆就坐飞机离开了费城,那时离工作人员来动物园上班的时间还早着呢。路易斯和塞蕾娜跟他一起去了机场。他们想在此向他挥翅告别。他们打算一同离开费城,立刻就走,从那里直接飞回蒙大拿去。当机场工作人员看到两只白色大鸟来到机场跑道外时,产生了一阵可怕的骚乱。控制塔上的那个男人向正在驾机驶入机场的飞行员发出了警告信息。成群的地勤人员从大楼里走出,冲向路易斯和塞蕾娜,想要把他们赶走。萨姆正在机窗旁坐着,等飞机起飞,这一切他全看见了。

路易斯抓起他的小号。

“我们起飞了,”他吹道,“一直飞进辽远的蓝天!”音乐声越过了机场,使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吭―嗬!吭―嗬!”路易斯叫。他放下他的小号,开始沿着跑道奔跑,塞蕾娜也跟在后面跑。此时,萨姆的飞机滑入风中开始起飞了。两只天鹅比翼齐飞着。他们比飞机抢先一步升上了天,飞行的速度也要快得多。萨姆从机窗旁挥着手。路易斯的救生奖章在朝阳下闪着耀眼的光。飞机升高了,开始向上攀升。路易斯和塞蕾娜也在迅速地攀升。

“再见,费城!”路易斯想。“再见,鸟湖!再见,夜总会!”

飞机以极快的速度,超过了这两只天鹅。他们开始落后了。他们跟在飞机后往西飞了一小会儿。然后路易斯提醒塞蕾娜,他要改变方向了。他斜身向左,然后又转身朝南飞去。

“我们要往南边飞,不紧不慢地飞回家,”他自语。

他们就是这么飞的。他们往南飞过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他们往南飞过南北卡罗来纳州。他们在雅马西城过了一夜,看到了树枝上挂着苔藓的巨大的橡树。他们访问了乔治亚州的大沼泽,看到了美洲鳄,听到了反舌鸟的叫声。他们飞过了佛罗里达州,在长沼里住了几天,那里有在雪松间低吟的鸽子,还有在阳光下爬动的小蜥蜴。他们又转身向西,飞进路易斯安那州。然后他们再转身向北,朝他们上红石湖的老家飞去。⑨

这是怎样的凯旋啊!离开加拿大时,路易斯身无分文。现在他富有了。离开时,他默默无闻。现在他有名了。离开时,他形单影只地活在这个世上。现在他的身边有了他的新娘――他最爱的天鹅。他的奖章挂在他的脖子上,他那珍贵的小号在微风中摇晃着,他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在那个钱袋里。他已经做完了他离开时要去做的事。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几个月里!

自由的感觉真奇妙!爱情的感觉真美好!

注释

①“班布”:这个名字的原文是“Bamboo”,有“竹子”的意思。一头大猩猩居然会像竹子一样的苗条,这说明这个动物园一定是虐待了这头猩猩。应该有人起诉这动物园才对J.

②“――小池塘,沼泽地,香蒲,春天的红翼歌鸫,青蛙的大合唱,�G鹈在夜里的啼叫声”:这半句的原文是这样的:“little ponds,swamps,catt平顶山市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ails,red-wing balckbirds in the spring,the chorus of the frogs ,the cry of the loon at night. ”任溶溶的译文如下:“小池塘,夜里青蛙的叫声,狮子的咆哮声。”

这样,凡是知道一点英语的人都该知道,任溶溶的译文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他(她)对“swamps、cattails”等词视而不见,所以就没有翻译出来;第二,他(她)对“loon”这个单词看了等于白看,因为他(她)一定把它看成“lion”这个词了,所以才搬出狮子来吓唬读者,并把“cry ”这个词幻想成一种可怕的咆哮声。路易斯难道需要狮子来咆哮着吃他?他是受虐狂?

其实,“loon”一词指的是�G鹈,是构成�G科和扒�G�Y目的水鸟之一,它以瓣趾代替蹼,有一个发育不全的尾巴,十分擅长潜水,能在水下作长距离的游泳,鸣声响亮。它与潜鸟亲缘关系密切,所以也有人把它翻译成“潜鸟”。“loon”这个词在全书的最后一页又一次出现,这回任溶溶把它译成了“潜鸟”――这说明:一,他(她)不是不懂。二,读者大概都很好骗。

另外,“路易斯正在追求一个梦。我们都应该追随某一个梦”这一句说得很精彩,可我觉得我的译文未必准确,为了怕造成理解错误,只好把原文也一并抄出来: “Louis is following a dream,wo must all follow a dream. ”

③这一段简直就是一道小学的算术应用题。我讨厌做数学题,也讨厌数字,因此,那些钱数都没有按会计规定写成大写的――我一看会计数字就恶心,没办法,我这种病可是绝症。

④“厚玻璃窗”(plate glass ),一种厚度为5-8mm 的厚玻璃板,包含很少的混杂物,经过滚压和磨光后制成,常用作镜子或大型窗户。“恶魔”:这个词的原文是“Dickens ”,正好和狄更斯同名,哈哈,哈。

⑤“纯利润”:利润包括很多种,比如税前利润,税后利润等,普通人的利润所得都需要上税,所以最后剩下来的那些肯定和当初得到的不同。而鸟是不用上苛捐杂税的,除非在非常特别的时代。因此,这个负责人才说路易斯赚的钱都是纯利润。当然,这里还有鸟不用消费的原因――哎呀,怎么说起会计来了?好恶心,不说了。

⑥“一只鸟儿不必去超市买一打鸡蛋和一磅黄油,两卷纸巾,一份电视便餐,一桶阿加西,一罐番茄汁,一磅半绞好的细牛臀肉,一罐桃子片,两夸脱脱脂奶,一瓶填馅橄榄。”:记得在翻译《夏洛的网》时,曾经被坦普尔曼在“FAIR”里吃的那些东西累得不行,现在我又没少费劲,才总算基本搞清楚了:

一磅黄油(A pound of butter ):这个词很简单,可是任溶溶却译成了“两磅牛油”,难道是多多益善?电视便餐(A TV dinner ):美国的一种速冻快餐,加热后就可以吃,不会耽误你看肥皂剧。埃阿斯(Ajax):朋友亦歌告诉我,这是美国的一种清洁剂的牌子,“Ajax”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英雄的名字,清洁剂之所以起这种名字,肯定是想说明它的“神效”的。我根据亦歌的提示,查了一下,结果如下:埃阿斯(Ajax),俄琉斯之子,特洛亚战争中的希腊英雄。他的勇猛仅次于阿喀琉斯,在诸英雄中名列第二。“Ajax”这个名字在陈中梅翻译的《荷马史诗》里被称写作“Aias”(和“AIDS”差不多J ),估计两种写法都对。在人文社版的《荷马史诗》里,这个名字大概是希腊文的,我根本不懂,就没法抄在这里了。感谢亦歌给我提供的帮助。绞好的细牛臀肉(Ground round steak):这个没什么可说的了。桃子片(sliced peaches):大概是切成片的桃子罐头。填馅橄榄(Stuffed Olive ):亦歌告诉我,这是一种小吃,是橄榄去核后在里面充馅制成的。谢谢。

⑦看到这个问题,怀特的童话“Fan ”都会提出一个唯一的答案:“比如老鼠坦普尔曼。”

⑧这首诗可把我害惨了。光是查出这些诗里的动物,我就费了一安徽医院治疗癫痫哪家效果好番牛劲,然后,我又花几分钟的时间写出了草稿。别以为这就完了,我还要修改呢――而我的修改时间至少在两小时以上!这首诗只是首普通的儿童诗,既没太大的意思,也没什么深意,译起来不该这么费力的。可是它的韵脚却很可气,是两句一转韵的。中文诗的音韵我都不明白呢,何况英文诗?可我也只好勉强“凑韵”了,这么一“凑”,两小时就过去了。幸亏任溶溶对这首诗翻译得基本准确,尤其是最后三行,因此我不但从中占了便宜,还掠夺了他的最后三行译文,非常感谢任溶溶!另外,为了压韵,有些地方我稍微加了点变化。下面是具体注释:

军舰鸟(frigate bird):所有属军舰鸟科目的热带海鸟,有长而有力的翅膀、黑羽、钩形喙,以与其它鸟类争夺食物而著称。����(shrew ),也称地鼠,一种食虫类小哺乳动物,类似老鼠,体小尾短,但有长而尖的口鼻。它的寿命很短,仅有可怜的18个月。两趾树懒(two-toed sloth):生活在美洲中部和南部的树懒科哺乳动物之一,移动缓慢,栖息在树上,无齿目,爪子长而有钩,它们用爪子倒悬在树枝上,吃树叶、嫩芽和果实,每只前掌上有两个脚趾。蜜熊(kinkajou):中南美洲一种树栖的哺乳动物,浣熊科,有棕色毛皮,长而具缠绕性的尾。狼獾(wolverine):北部森林地区一种单独生活的穴居食肉哺乳动物,具有健壮的身体、短腿和带有浓密尾巴的黑毛皮。毛袋鼠(wallaroo)一种大型袋鼠,具有红色或灰色毛皮,生活于澳大利亚山区地带。扁角鹿(fallow deer ):也称作黄鹿,欧洲产的一种小鹿,夏季红黄色的毛皮上有白斑。公鹿双角扁平。白足鼠(Wesper rat):据朋友亦歌说是一种白脚鼠,但有关资料我没有查到。白尾角马(white-tailed gnu):两种非常大的非洲羚羊之一,角马属,有飘垂的鬃须,长而成簇的尾,雌雄性皆有弯角。猪鼻蛇(hognose snake ):北美的一种体厚粗壮且吻部朝天的蛇,属无毒蛇。蜂鸟(hummingbird ):美洲蜂鸟科中的许多鸟类之一,通常体型很小,有光亮、彩虹色的羽毛,细而长的嘴,翅膀能非常迅速地扇动,从而使这种鸟能停在空中。斑海豹(harbor seal ):一种产于北半球沿海水域中全身长有斑的带毛的海豹。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即黑额黑雁,北美洲的一种普通野鹅,长有淡灰色羽毛、黑色的头和颈以及白色的喉斑。

⑨在这一段里我又被迫学习早已忘记的地理知识,这可是高考时让我头疼的两种科目之一。没办法,那也得查L.

先来个美国地名面饼:

马里兰州(Maryland),美国中部偏东的一个州。弗吉尼亚州(Virginia),美国东部的一个州,临近切萨皮克湾和大西洋。南北卡罗来纳州(Carolinas ):北卡罗来纳州和南卡罗来纳州。乔治亚州(Georgia ):美国东南的一个州,亚特兰大是它的首府和最大城市。乔治亚州的大沼泽(Great swamps of Georgia ):我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雅马西城(Yemassee,也写作Yamasee ):在萨瓦纳河(发源于南卡罗来纳州的西北部的一条河流)口附近,距离南卡罗来纳的首府哥伦比亚92法定英里。佛罗里达州(Florida ):美国东南部一州,濒临大西洋和墨西哥湾。长沼(bayou ):美国南部的一条流动缓慢的溪流。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美国南部墨西哥湾的一个州。

再加送三个动植物“调味酱包”:

美洲鳄(alligator ):即产于美国东南部的密西西比鳄,它们有尖利的牙齿和有力的颚部。反舌鸟(mockingbird ):即嘲鸫。嘲鸫科,一种产于美国南部和东部以及墨西哥的灰、白色鸟,以其能模仿其它鸟的声音的能力而著称。雪松(cedar):又称西洋杉或香柏,雪松科植物,一种常绿松柏科树木或灌木,如阿拉斯加雪松、香雪松或红雪松。属常绿结球果的树木,在短枝上生有硬刺并有直立的、带有宽大的每年脱落鳞片的锥形大种子。

好了,可以倒入开水了。泡三分钟即可。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wucwl.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